返回

雷玦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雷玦 第一章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自六朝以降,長江以南的商業逐漸發達,而自隋朝開鑿運河之后,借著河運之便,南北往來更加頻繁,而南方與北方截然不同的景致,自然也吸引了許多風雅之士。

  雷玦初次出宮,如果不是身負重任,恐怕也會被這些從未見過的江南風光給迷住。假如這次去江西的人換成焰坷,她大概就會邊走邊玩了。

  想到這里,雷玦玫默然的表情不小心裂了道縫隙,變成一抹微笑。

  從小一起長大,除了各自習藝的時候,她們四個人幾乎是形影不離,情如姐妹;現在自己一個人出宮辦事,身邊一下子少了三個人繞來繞去,雷玦還真是有點不習慣。

  依權責劃分,云流宮主以下有四方堂主,各自掌管不同的事務,同時四方堂主也負有教導她們的義務,四婢對四方堂主,也有著不同的意義。

  依照朱雀堂主的計算,她絕對可以在試劍會前到達江西;在那之前,她至少還有五天的空閑時間。

  嗯……難得有機會出宮一趟,是不是應該為她們帶一些禮物呢?

  雷玦一邊想著,一邊找了處陰涼的地方勒馬停下。

  從早上離開客棧后,她便一路不停的往目的地走,此刻陽光正熾,不適合馬兒奔跑,雷玦決定找個地方用午膳,也讓奔波不停的馬兒休息一下。

  安頓好馬匹后,她便先往河邊找水。

  往西邊走沒多久,她聽到的水聲果然就在這里,雷玦欣喜的走過去,拿出竹筒才要裝水,立刻驚覺不對勁。

  她緩緩的抬起頭,驀然瞪大眼--

  “呀!”她低呼一聲,還來不及迎上對方的眼就立刻背轉過身,雙頰倏地紅透。

  他比她還驚訝。

  不過,他比她冷靜多了;起碼他上下左右都把她給打量透了,然后還繼續看著她--雖然只是背影。

  “你……你快把衣服穿起來。”想起自己剛剛瞥見的“男性裸肩”,雷玦不自在的連耳根子都要燒起來了。

  他知道姑娘家都蠻害羞的,不過還沒見過會害羞成這樣的;拜托,被偷窺的人是他耶,她怎么一副好像是她被侵犯了一樣?

  他開始覺得有趣了。

  “你偷看我!”他刻意指控,一點也沒有要離開水面的意思。

  “我才沒有!”她直覺的想轉身反駁,可一想到他還在水里,轉了一半的身子立刻又轉了回來。

  “你還說沒有!你剛才明明看到了,否則臉不會紅成那樣。”他很委屈的繼續指出她的罪狀。

  他……他又沒看到她的臉,怎么知道她的臉紅成一片?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被指控的雷玦氣弱的反駁不出什么話。“我又不知道你在這里,何況……何況這里又不是你一個人專屬的地方;光天化日之下,你怎么可以在這里……在這里……”

  袒胸露體!但這種話她實在說不出口。

  “我在洗澡呀。”他理直氣壯的回答。“現在不能洗,難道還要找個月黑風高的晚上,再偷偷摸摸,像作賊一樣的溜出來洗嗎?”

  “你……”雷玦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,急忙跨步就走。“你快點把衣服穿起來,我……告辭!”

  再多停留一刻,她懷疑自己真的要發燒了。

  見她不多說的跨步就走,他立刻跳上岸,三兩下就將衣服穿好;然后朝她飛奔的方向追去。

  “喂,你別走。”幸好他輕功練的還不錯,相準目標,他立即飛撲向前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冷肅的問話才完,他撲身的動作立刻頓住,一把亮晶晶的劍出現在他面前。

  “我什么也沒做啊。”他瞄了眼劍尖,表情是百分之百的無辜。

  “那為什么一直跟著我?”雷玦很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正經一點,雙眼直視著他的臉,連瞄都不敢瞄向別的地方,就怕想起剛才那尷尬的一幕。

  “你偷看了我洗澡,我當然要為自己討回公道。”

  “我沒有偷看你洗澡。”光看到肩膀,意識到他是個男的時,她立刻就別開了頭,哪有偷看?

  “你剛剛明明看到了。”

  “我才沒有,我只看到你是男的,就立刻轉頭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他抓住話尾,振振有辭地道:“那你還是看到了呀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又不是故意的,誰叫你要在光天化日下不守禮節。”見他沒有攻擊之急,她收起了劍。

  “我哪里不守禮節了?”

  “你衣衫不整就是不守禮節!”她理直氣壯地道,卻惹來他似笑非笑的注視。

  “你有聽說哪個人洗澡的時候會衣著整齊的?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“我洗澡的時候當然要脫衣服啊,你現在承認你看到我的身體了?”他繼續追問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臉又紅了。“我沒看到什么。”

  非禮勿視,她才不會亂看呢!

  “總而言之,你有看到我洗澡,對吧?”

  她一頓。“那……那又如何?”

  “你承認了就好。”他很滿意的點點頭。“既然偷看了我,你當然要賠償我的損失。”

  “你哪有什么損失?”她瞪大眼。

  這家伙要是以為她好欺負,想獅子大開口,那他就搞錯對象了。

  “怎么會沒有?”他正正經經地道:“我的身體從來沒有被任何人看過,現在你看到了,當然要對我的名譽負責。”

  “名譽?負責?”雷玦的眉擰了起來。

  拜托,他又不是姑娘家,而她也不是什么蓄意污人名節的男人,他干嘛一副這件事很嚴重的樣子。

  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,難道他就少塊肉了嗎?

  “沒錯。”他居然還點頭表示確認。

  雷玦覺得自己似乎遇上一個腦筋不太正常的人了。

  “那請問是什么樣的名譽?我又要負什么責?”她忍著氣問。

  “很簡單。”他先是笑得燦爛地看著她,然后大聲宣布:“我的身體是屬于我未來娘子的,只有她才能看,現在你侵占了我未來娘子的權利,既然有了權利,當然就得盡義務,所以,你得當我的娘子。”

  “你胡說什么!”她嚇得連忙退開二步,這是什么跟什么?!

  “我哪有胡說,你偷看我洗澡這是事實,所以你就得當我的娘子。”他還加強語氣。

  看到他洗澡就得當他的娘子?這是哪門子的說法?!

  “我不跟你胡鬧了。”她轉身離去,決定甩開這個胡言亂語的男人。

  “娘子、娘子,別走啊……”他決定,追!

  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宮里的男人跟宮外的男人,到底哪種男人才算是正常的?

  雷玦長那么大,從來沒聽過有男人會要求一個女人對他的“名譽”負責的,怎么她才一出宮就碰到?

  “娘子,我們要去哪里?”他叫的很順,一路上直叫個不停。

  “我不是你的娘子。”雷玦第N次澄清。

  “你是。”他加強語氣。“別忘了我們都‘袒裎相見’過了……”

  “你住口!”她薄紅了臉。“誰跟你袒……總之,你別再跟著我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他繼續跟著她,“我們要‘婦唱夫隨’,娘子你去哪里,為夫的我就要跟到底。”

  她牽著馬無法走快,正好讓他一路跟著,雷玦決定不再心軟,迅速騎上馬直接跑走。

  “娘子!”他驚叫一聲。

  雷玦突來的動作讓馬兒嘶嗚一聲,他立刻飛躍上馬,雙臂伸直拉住韁繩,正好將她的腰身環住。

  “你做什么?!”他為什么要跟著上馬?

  “娘子,這樣很危險的,你要上馬我可以幫你,但是你這樣突然跳上馬,會讓馬兒嚇到,你會被摔下馬的。”他喋喋不休地道。

  “你……不用你管,你下去。”從未跟男人有過親近接觸的雷玦又燒紅了臉。

  “娘子,你臉紅了。”他像發現新大陸。

  “你--”她回頭想斥責,正好看見他笑嘻嘻的臉龐,頓時所有罵人的話全哽在喉中。

  “娘子,你別生氣了。”他立刻好小聲的道。

  “我?”她哪有生氣,她只是快被他纏昏了。

  “嗯。”他用力點頭,表情十足像個認錯的無辜小孩。“你別生氣了,這樣容易老,雖然我不知道你在氣什么,但是生氣總是不好的事;娘子,你漂亮的像仙女,一直板著臉會嚇到人的。”

  漂亮的像仙女?

  他一堆亂七八糟的話里突然夾帶著一句贊美,雷玦不小心就被引開了注意力;而他雙臂緊貼著她的腰,讓雷玦臉上紅潮一直褪不下來。

  “你胡說什么?”她低斥。

  “沒有。”他笑開一口白牙,很自動的轉了下韁繩,讓馬兒慢慢往前走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往前走啊,娘子,你還沒告訴我你要去哪里?”

  “我不跟你走。”她側著頭瞪他。

  “不,娘子,是我要跟著你走。”他賴定她了。

  “你別再胡亂叫,否則體怪我對你不客氣。”她警告道。

  “沒關系、沒關系,娘子,你是女子,我應該讓你,就算你對我‘不客氣’我也不會介意的。”他一副嘻皮笑臉的模樣。

  雷玦氣不過,反過身一出手,決定推他下馬。

  “娘子!”他像是受到驚嚇,身體毫無預警的就隨著她的掌力往后倒去,不過,他圈住她腰身的雙臂居然沒放開。

  等雷玦發現的時候,她已經隨著他跌下馬了,并且拿他當墊背的壓在他身上,他就這么直硬硬的以背親吻地面。

  雷玦低呼一聲。

  “喂,你沒事吧?!”她一回神立刻轉身,只見他雙眼閉著,一動也不動。

  雷玦有些急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別玩了,快醒一醒。”她搖晃著他,又不敢太用力,看了看他全身又沒有別的外傷,可是他怎么還不醒?!

  雷玦扶起他半躺在自己懷里。

  “你醒一醒呀。”她忘了他可能沒有武功,萬一跌出個內傷,該怎么辦才好?

  雷玦顧著自責,沒發現到他的眼睛眨了眨,正偷偷望著她。

  “娘子。”他小小聲的低喚。

  “你醒了?!”雷玦立刻望向他。“你沒事吧?”

  “我……”他狀似虛弱。“應該……沒事。

  看他想站起來,卻又躺回她的臂彎上,雷玦內疚極了,她不該隨意出手傷人的。

  “對不起,我不該把你從馬上打下來的。”她道歉。要擺脫他可以用別的方法,他和她又沒有深仇大怨,她不該害他受傷的。

  “娘子,你在關心我嗎?”他很希望卻又不敢這么希望的看著她。

  “不是。”她只是覺得內疚而已。

  “啊,不是啊。”他失望不已。

  “你……有沒有哪里痛,還是不舒服?”

  “有。”他很哀怨的瞟著她。

  “痛在哪里?”她急忙問。

  他抓過她的手,貼在自己胸口上。

  “這里。”他一副很受傷的樣子。“娘子,你不關心我,讓我好傷心。嗚--你傷了我的心。”

  雷玦像是被燙著般立刻縮回手,一時忘了他還躺在她手上,結果他就這么又掉在地上。

  “恩!”他悶哼一聲,但沒有多大的痛苦表情。

  “你……”雷玦才直覺要過去扶他,突然想到……不對!你根本沒受傷!”

  “沒有嗎?”他自己坐起來,低頭看了看自己全身,除了沾上一點泥屑之外,沒有別的異樣;然后才對她點點頭,確定道:“嗯,應該沒有。”

  “你騙我?!”

  “呵呵。”他裝傻。

  雷玦眼一瞇,站起來轉頭就走。

  “娘子,等等。”他連忙站起追上去。

  雷玦塊不理他,直接跨上馬背勒馬就走。

  “娘子,等我。”

  不理他在后頭的叫喊,雷玦快速度快得讓他追不上,催促著馬兒往前快跑,到最后他只能站在后頭望煙塵興嘆。

  “她的性子可真烈……”

  對他的賴纏沒輒,卻對欺騙厭惡至極,她單純的個性讓人一試即知。以一個江湖人而言,她對人的防御心也不夠。不過,她真的是江湖人嗎?他笑著想道。

  她真是個讓人很容易就喜歡上的姑娘,害他忍不住想逗她,結果卻把她逗得負氣離開。她  唉呀,他忘記問她的名字了!

  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從不知道多少年前離家開始,他便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游山玩水,其實這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方式。他從來沒想過要在哪里定居,也很徹底的實踐活在當下的人生哲學,沒想過自己老了要怎么過活。

  不過,現在不同了,他剛剛“認了”一個娘子。

  可是,娘子被他嚇跑了。

  他應該趕快去把娘子追回來嗎?

  呃,好像應該去追回來,可是轉頭一想,既然娘子跟他有緣,表示他們一定會再碰上,這樣他又何必太費力去追?

  基本上,他拒絕去想他和“他的娘子”只有一面之緣的可能,所以他也就很理所當然的繼續走自己的路。

  幸好他有注意到娘于走的路線,只要這么一路東行,一定可以再遇見娘子的。不過,為了保險起見,他決定給娘子三天時間,三天一到,如果他們還沒相遇,他就去找她。

  不過,他自以為是的悠閑沒能持續太久,才進城買個包子裹腹后,馬上就有人跟上他了。

  “少爺……”

  “大叔,你太抬舉我了,你看我這一身粗布粗衣的窮酸模樣,哪像什么少爺呢?”他邊啃包子邊走路,抽空回話。

  “少爺,老奴找您好久.了,您真的不肯停下來聽老奴好好說句話嗎?”

  老人那風塵仆仆的模樣,讓他只好停下腳步。

  “午叔,您何必這么辛苦呢?”他把另一粒包子分給老人。

  他生性不愛羈絆,頂多……頂多就是加個“他的娘子”作伴就好,這樣日子多幸福、多逍遙?偏偏他心軟,見不得人家為他辛苦,喇  “少爺,老奴就知道您不會狠心不認我的。”老人接過包子,紅了眼眶。

  對,誰教他天生心腸軟,老愛自找麻煩。他好自憐的想著,心里很清楚老人不會輕易放他走了。

  找了間茶棧歇腳,既然走不了就只好說說話咯。

  “午叔,您這么大老遠來找我,有什么重要的事嗎?”

  “是二少爺他讓我來找您,希望您能回去接任門主之位。”

  老人才說完,他就直接揮揮手,一副無聊的模樣。

  “午叔,你應該知道我對門主的位置沒有興趣,我自由自在慣了,不喜歡有什么責任壓在身上。人各有志,二弟早就把事情做的很好了,問必一定要您來找我回去?’他還以為在他離家之后,那些事早就和他脫離關系了呢。

  “二少爺認為自己的能力不夠,無法將石家的名聲發揚光大,而您自小就是習武奇才,能夠光大石家的人只有您呀。”

  “我對這些名利權勢沒興趣。”他第N次重申自己的意志。

  咦,這情景好像有點熟。像他在喊他那位娘子時,他娘子臉上的表情似乎就和他現在沒兩樣。

  噴,報應果然很快,早知道他應該纏住他的娘子,別讓娘子跑掉,那么現在就不會換他被纏住了。

  “但是少爺,老爺臨終之前……”

  “爹只說要他的兒子繼任門主之位,可沒指明一定是我。再說,爹不在了,還有二娘這個長輩在,應該尊重她的意思才對。”’  “二夫人對你并不公平……”

  “午叔,別再說了。”他不讓老人繼續說下去。“現在的情況很好,在二弟的帶領之下,即使而對二年一次的試劍會,也能連連打敗盧家的人;我看不出有任何更換門主的必要。”

  “但是二少爺--”

  “他想太多了。”鈞弟那一點心思,他早就明白,但他從來不覺得游玩在外有什么不好。

  見少爺這個樣子,石午知道自己再怎么說也沒有用,他嘆口氣。

  “少爺,老奴真的很希望您能夠回去。”

  “午叔,您這個表情好像我要拋棄您哦。”他哈哈大笑。“我知道自己的家在哪,該回去的時候我就會回去,不過只是單純的回家,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。至于其他的事,我是不會理會的。”

  “少爺……”

  午叔還想說什么,他忽然看見茶棧外走過兩道人影,他立刻起身。

  “就這樣了,午叔回去吧,別再找我了。”他速度很快的就跑開了,讓午叔連連都來不及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

  追至城郊,前面的兩道人影已經不見。不會吧,他應該不可能把人給追丟了才對。

  他才想著,兩道人影從墻上一躍而下,話聲就在他身后響起。

  “石兄,找我嗎?”

  他一聽,立刻笑著轉過身。“我還以為是我太久沒練輕功,所以退步了。”不然他們兩個怎么會不見呢?

  兩名男子哈哈大笑。“世上還有石兄追不到的人嗎?”

  石無過出身創門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他的輕功卻練到極高的境界。他們會相識就是因為石無過想追他,而他在急奔了一天一夜后,以一步之差就被他追上了,兩人在惺惺相惜之余,就成了好友。

  “那是因為你小讓我一步,不然現下我面前就有一個我追不上的人了。”石無過笑著回道。

  “勝就是勝,西門不回不至于連承認自己輸了的勇氣都沒有。”那兩道人影之中為首的男人道。

  “西門見客氣了。”石無過直接問道:“我記得上次你說過要去湖南,怎么會在這里出現?”

  湖南跟陜西,也離太遠了吧?!

  “我是臨時受命來這里見一個人,等見完這個人,我才會前往湖南。”西門不回答道。

  “能讓你臨時改變行程,這個人一定很重要。”身為云流官堂主,西門不回管轄的事并不少。

  西門不回點點頭,“是很重要。”

  雷玦是宮主貼身四婢之一,她奉宮主之命出宮,云流宮的四位堂主幾乎都是隨時待命支援。

  不過,宮主當然不是不信任雷玦的能力,只是太希望“四婢”和“四堂之主”能夠多親近些。

  西門不回暗嘆,這種餿主意真不知道是哪個人出的?

  “難得我們能在這里相遇,不如一同到客棧休息,順道聚一聚。”無事一身閑的石無過建議道。

  “石兄這么說,不回當然恭敬不如從命。”西門不回轉身遣走侍從,兩人并肩走向城里最大的酒樓。

  “最近江湖上并沒有什么大事發生,你還是這么忙?”從認識西門不回開始,好像就沒見他鬧過。

  西門不回笑了笑。“我當然沒有你清閑,不過,石、盧兩家的試劍會下個月就要舉行了,你不必回去幫忙嗎?”

  石無過搖搖頭。“門主是鈞弟,這件事有他在就行了。”不在其位、不謀其政,他可不會自找麻煩。

  “往年都是石門勝出,但今年可未必。”

  “哦?”西門不回奇怪的語氣令石無過好奇了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西門不回搖搖頭。“無過,如果你信得過我,最好回江西去看看這次兩家的試劍會。”

  石無過聽得皺起眉頭。“你的語氣讓我覺得你有陰謀。”。

  他責難的語氣讓西門不回哈哈大笑。

  “放心,我們是好朋友,我不會害你的。”西門不回很有義氣的說道。

  “是這樣嗎?”石無過十分懷疑。

  “當然,害你對我也沒什么好處。”西門不回表現的很誠懇。

  不過,有沒有打別的主意,就只有西門不回自己才知道咯!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玩时时月入100万大神 重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天九牌口诀 今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微信返利公众号有哪些 九霄公式计算方法公开 北京时时pk10赛车 斗牛最简单出老千 江苏快3计划网页版 时时缩水过滤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