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雷玦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雷玦 第八章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“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。”雷玦話聲一落,劍旋空一轉,她縱身向前疾掠而去,轉瞬間,已與盧劍一過了數招。

  有別于前幾日的情況,盧劍一截然不同的劍式雖然讓雷玦嚇了一跳,不過她仍是從容應戰。

  “雷玦,住手。”盧劍一喊道。

  “要交代遺言嗎?”

  “我不想傷了你,你最好不要與我對立。”盧劍一皺眉勸道。雷玦終究是他心愛的女人,他不想傷害地。

  “傷了我?”雷玦聽的好笑。“你有這種本事嗎?”

  “有沒有這種本事,三天后你自然會知道。”盧劍一說的自信滿滿。“石無過,石家傷兵累累,你不擔心嗎?”

  “我好擔心哦。”石無過很配合的撫著心口,一副害怕恐懼樣。然后問道:“這種反應你還滿意嗎?”

  “你!”盧劍一忍住氣。

  現在只有他一個人,如果石無過與雷玦聯手,他的勝算太薄弱。所以,他得忍住這口氣。不過,雷玦是他的。

  “雷玦,云流宮令出必行,你沒忘記你的任務是幫我爹吧?”盧劍一提醒道。

  “宮主的命令,我自然不會忘記。”雷玦昂然說道。

  “那么,你最好跟我回去,否則,我爹便以你違令為理由告上云流宮。難道,你不在乎云流宮名譽因你而受損?”

  “你以為我會受你威脅?”她皺起眉。

  “是不是威脅,這就要看你的決定了。”盧劍一居然還以深情的表情看著她,“我對你是真心誠意的,當然不會故意為難你。不過,你若是一點都不在乎我對你的心意,那么我就不敢保證我爹接下來會怎么做了。”

  雷玦對云流宮是絕對忠心的,盧劍一就抓準這點。

  “好,我跟你去,把事情說清楚。”雷玦毅然道。

  聽見她的答案,盧劍一笑的得意。“太好了,那我們立刻走。”

  “喂,你要帶我的娘子走,也該先問問我這個做相公的答不答應吧?”石無過從后頭涼涼的道,然后向前摟住雷玦的肩。

  瞄了眼他環住自己的手臂,占有與保護意味十足,雷玦悄悄的笑了。

  “我與雷玦之間的事,跟你無關。石無過,我不想在雷玦面前傷人,你最好別再惹我。”看到他,盧劍一就忍不住憤怒。

  出乎意料的,雷玦竟然點頭贊同,阻止石無過。

  “無過,我的事我可以自己解決。”

  “啊!?”石無過哭喪著臉。“娘子,你不讓我跟,我好傷心。”他一副心碎的模樣。

  “以前我都自己解決自己的事,沒有理由現在開始依賴你。”她看著地說著,剛毅的眼里有抹柔情。“不過你也別擔心,我可以保護自己的。”

  “可是你不在,我會好孤單。”他摟著她,頭靠在她肩上摩摩蹭蹭,居然開始撒嬌。

  “是嗎?”她不太信任的瞄他一眼。

  他的話,真里有假、玩興里有真,她很少搞得清楚。但是想到他會想她,她還是覺得開心。

  “你懷疑我!?我好心痛!”石無過大呼小叫,差點變成呼天搶地。

  “別再鬧了。”雷玦拉住他想開始比手劃腳夸大表演的雙手。再不制止他,接下來他不知道還會有多少驚人之語。“宮主的命令,我是一定要遵從的。只要任務完成,跟他們把話說清楚,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。”

  “那你要去很久嗎?”他一副像被拋棄的可憐樣,說話的語氣可憐兮兮。

  “不會的。”當然她也希望一說清楚就能走,可是盧濤父子這么費心想留住她,肯定不好對付。

  “那么,就算分開一下下,你也不可以忘了我。”

  “不會的。”她保證。

  拉下他摟著她的雙臂,她收好劍走向盧劍  因為雷玦走向自己,盧劍一高興不已。

  “雷玦,我們走吧。”

  “娘子,我會想你的。”他們才舉步走,石無過就在后頭捧心大喊。

  雷玦一回頭,就看到他故作心酸的悲苦模樣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朝他揮揮手,她才又繼續走。

  娘子真的喜歡他了耶,他的苦心沒有白費,石無過很滿足的想道。

  **********

  一見到雷玦,盧濤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驚訝,但很快恢復鎮定。

  “雷玦姑娘!?想不到劍兒真的將你找回來了。”

  “盧門與雷玦毫無關系,除了宮主交付的任務,沒有所謂回不回來。”她冷漠道。

  “雷玦姑娘太見外了,老夫希望你不只是在這里作客,更能成為這里的一分子。”盧濤還是滿臉笑容,對她的冷言冷語不以為意。

  “雷玦塊  自認沒有這種‘福氣’,我說過,我已有丈夫。”雷玦昂然道。

  除了石無過,她這輩子不會再嫁給第二個人了。

  “劍兒以后會是盧門之主、江西第一劍派之首,你還不滿意嗎?”

  “就算他是武林盟主也與我無關。”雷玦根本不為所動。

  “雷玦姑娘,如果我對令宮主提出要求,希望能讓劍兒娶你為妻呢?”

  “‘雷玦牌’的承諾里,只有一件事。’他想用一只玉牌要求兩件事,宮主絕不會答應的。

  雷玦屢屢的拒絕,令盧濤顏面掛不住了。

  “雷玦,老夫最后再問你一次,你真的不愿嫁給劍兒?”

  “不愿意。”雷玦直接拒絕。

  “雷玦,我絕不會讓你跟石無過在一起。”盧劍一終于出聲。“我真的很喜歡你,為什么你對我總是那么絕情?”

  “我對你從來沒有情,又何來‘絕情’之說?”雷玦轉身,純然無偽的眼神直視著他。

  從來沒有動情、也沒有交情,會相遇只因為負令在身;盧劍一對她來說,不具任何意義。

  “石無過?”盧濤攏起眉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石無過,不正是那個石家失蹤八年的長子嗎?為什么會牽扯上他?

  “爹,石無過就是雷玦口中的丈夫,也是雷玦心里--喜歡的人。”盡管他不愿意承認,但雷玦的心偏向石無過卻是事實。

  盧濤炯然的眼突然變得犀利。“雷玦,那么你是要幫石家來對付我們父子嗎?”女人,通常會為自己所愛的男人背叛一切。

  “我要怎么做,不需要向你說明。盧家以雷玦牌求助于云流宮,九嶺劍譜如今已屬盧家,我來這里的任務已經達成,至于你們兩家之間的恩怨,我不會介人。如果你要以不實的話來中傷云流宮的名譽,所有云流宮的人都不會罷休。”她言簡義正的說道。

  盧濤先是一愣,隨之放聲大笑。

  “不愧是云流宮主身邊的人,果然有大將之風;不過,老夫多年的心愿,也不能被你破壞。”盧濤頓了頓。“雷玦,雖然你始終不肯點頭嫁給劍兒,不過老夫對你說一不二的個性相當欣賞,就再給你一次機會。你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,即使你不顧嫁給劍兒,但也幫老夫完成心愿,幫盧家成為江西第一的劍派。事成之后,老夫就幫你完成一個愿望,如何?”

  “沒興趣。”

  盧濤眉目一凜。“你真的不再考慮?”

  “沒什么好考慮的,我對你說的事沒興趣;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更何況,那天晚上你在酒里下迷藥的事,我都還沒有追究,希望你適可而止。告辭。”話不投機半句多,雷玦打算走人。

  “不是友,便是敵人。你踏進這里,老夫就萬萬不可能再放你走。”

  盧濤右腕的扶手一動,盧家大廳突然發出一陣莫名響聲,接著地板一空,雷玦冷不防的直往下墜。

  “呀!?”驚魂未定,雷玦掉進地牢里,四周全是鐵籠。

  盧濤走到地板機關的上端處,正好將雷玦塊在底下的情況一眼看穿。

  “雷玦,老夫的心愿只待三天后便可完成,只好委屈你在這里待幾天了。”

  “卑鄙!”雷玦生氣了。“立刻放我出去!”

  “行,只要你答應嫁給劍兒,老夫立刻放你出來。”

  “辦不到!”

  “那么老夫也愛莫能助了。”盧濤一臉遺憾的搖頭。“不過,老夫不會虐待你,每天三餐會有人為你準備,只要你改變主意,老夫就立刻放你出來。”

  “哼!”雷玦連應都不應。

  見她倔然的神情,盧濤言盡于此,機關一動,地板又恢復原來的模樣,機關底下的地牢也只剩一處通風小孔。

  “爹,她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,爹一定會幫你娶到雷玦;現在她在我的機關里,不怕制伏不了她。倒是你,去了石家一趟,事情辦的如何?”

  “他們不肯答應,我甚至贏了石鈞,但是他們母子就是不肯松口,不肯尊爹為江西劍派之首。”

  “那么石無過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孩兒離開石家后,在街上見他和雷玦在一起,孩兒甚至也和石無過動過手,但就是傷不了他,最后還是以云流宮的名譽作為威脅,才將雷玦帶回來。孩兒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認識的,但他們不但同行,而且舉止之間還……相當親密。”說到最后,盧劍一有掩不住的心傷。

  盧濤拍了拍兒子的肩。

  “先將石家的事處理完,如果能順利解決了石無過,還怕雷玦不肯答應你的親事嗎?振作些,你是我盧濤的兒子,別隨便讓一點感情挫折給打倒了。”

  “孩兒明白。”

  “你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此時盧濤的心思仍轉動著,石無過曾經在九嶺峰上與他打成平手,當時他才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,而現在,他的武功是不是又更進步了?

  如果石無過回到石家,必然是他最大的阻”礙者。為了萬全起見,他必須想個能牽制住石無過的力、法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

  整整一天一夜了,雷玦始終沒有回來,而石無過就在原來的客棧里待著;照常悠哉的四處閑晃,淡笑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丟了娘子的人。

  他一點都沒有回石家的打算,不過那天在街上和盧劍一動手的事實在太引人注目,石鈞一聽到他的消息,立刻主動尋到客棧里來了。

  “大哥。”

  石無過正在吃飯,看到他,一口飯還是很鎮靜的吞了下去。

  “嗨,弟弟。”他不清不楚地回道。

  嘴里還吃著飯沒空,石無過以手勢當招呼,石鈞主動而且很配合的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。

  總算把一碗飯給吃光,石無過有空說話了。

  “要吃晚膳自己叫,店小二二會很熱心幫你準備的。”

  “大哥……”石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,他怎么想也沒有想過和大哥的重逢會是這個樣子。

  “不管天大地大的事,時間到了還是要吃飯的;而吃飯的時候,就不要想太多事來弄得自己食不下咽。”

  “是。”石鈞只能點頭,照著石無過所說的話去做,直到兩人都吃飽了,他才又開口。“大哥,既然回來了,怎么不回家?”

  “家,不適合我。”石無過仍然笑笑的。“喜歡到處流浪的人是不適合有家的。再說,我有娘子了呀,我和娘子約好了,當然要在這里等她。”

  “娘子?”大哥娶妻了?

  石無過一臉幸福。“沒什么事的話,你就快快回去吧。“千萬別打擾到他和娘子相處的時間,否則他會生氣的。

  “大哥,我希望你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  石無過搖搖頭。“我要和我的娘子在一起。”

  “大哥,現在家里有難,你不能不管。我一個人無法保護石家。”現在他連盧劍一都打不過,何況還有盧濤。

  “你是當家的,應該有辦法應付任何事才對。”

  “大哥,你不肯跟我回去,是不是還在氣我娘……”

  石鈞還沒說完,石無過就立刻搖頭。

  “人生苦短,別人的事對我來說都不具有意義,我也不想管那么多的事。”基本上,他能夠把自己的事搞定就不錯了。

  “大哥,我知道你不想回家,但是,我還是必須把一家之主的位置還給你。”石鈞說道。

  當初,是他娘容不下爹元配所生的大哥,一心想要他成為石家的繼承人,所以對大哥諸多刁難,最后弄得大哥離家遠走。是他奪走了大哥的位置,讓大哥不得不在異地流浪,全是他的錯。

  石無過一聽清楚他的意思,立刻連人帶椅的跳離開三大步遠,一副大受驚赫的模樣。

  “喂、喂,我好不容易落得無事一身輕,你別想設計我回去當什么鬼一家之主,我沒興趣。”石無過撇的遠遠。

  開玩笑,他對自己現在逍遙的日子非常滿足,可不想替自己找來任何麻煩。

  “大哥……”石鈞的語氣幾乎是哀求了。

  從見面到現在,他還是無法弄清楚大哥的意圖,八年真的可以讓一個人改變那么多嗎?他知道大哥一向不愛與人爭名奪利,所以在爹死后,娘極力排擠他的時候,他干脆離家避開那些不必要的紛爭。

  可是,大哥心里對自己所受的不平等對待,難道一點怨言也沒有嗎?

  “別再說了,我是我、你是你,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走,別老是妄想別人會幫你承擔什么。求人不如求己,即使是親如兄弟也一樣。”

  “我知道是我的能力不夠,才會讓石家受別人的威脅而無力反擊。”石鈞萬分慚愧地說道。

  “我又不是神明,不要找我懺悔啦!”石無過叫道。

  “大哥,如果后天我還是輸給盧劍一,那么石家就得聽命于盧濤,這樣也沒關系嗎?”石鈞還是無法相信,大哥居然真的不在意。

  石家是爹一生的心血呀!

  “古語有云;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知道自己不如別人,直接承認失敗就好了呀,何必這么苦惱?”石無過才覺得他奇怪哩。

  “那么……對于盧家的野心,你也認為是理所當然?”石鈞無法不寒心,為什么大哥會變得這么冷漠?

  “野心嘛……”石無過的頭搖來晃去。“這要看是什么情形了,如果沒有存心傷人,有一點競爭之心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難道……我和娘受到盧濤父子的脅迫也是應該?”

  “這我就不知道了,因為我對你們之問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,也不想了解。對于我不了解的事,我向來沒有多嘴的嗜好。”

  從一見開始,石無過的態度就是他與石家無關。對于石家的事,他不加人任何自己的意見,只說了,自己的事自己承擔。石鈞黯然不已,這跟他之前想找回大哥所預想的狀況完全不同。

  “大哥,你能認真的回答我一個問題嗎?”石鈞深吸口氣,問道。

  “什么問題?”

  “你怪我嗎?”

  “怪你?怪你什么?”

  “怪我沒有在我娘逼你離開石家的時候,留下你。”當初他對母親的話一點也不敢違抗,所以就算百般不愿大哥離開,他還是不敢說出任何話。但在他心里,一直是敬重大哥的。

  “過去的事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石無過揮揮手,十足的不在意。“想想現在的事比較重要啦!”

  “大哥,謝謝你。”石鈞笑得苦澀。

  “謝我?”

  “謝謝你不怪我,也沒有怪我娘,雖然很遺憾你不肯回來,但是,至少我知道大哥這些年一直過得很好,那我也可以放心了。”

  “你本來就不必擔心的。”石無過很自得。“我一定會和我娘子過得很好。”

  “大哥,你口中的娘子是誰?”

  “就是那個贏了你的九嶺劍譜,又打敗你的雷玦。”

  “雷玦!?”石鈞瞪大了眼。

  “她很厲害吧,一次就贏了你。”石無過笑的很得意,與有榮焉。“不過,我現在要去找我娘子,以后沒事你不必再找我了,自己好好保重。”

  娘子一天一夜沒回來,說不放心他還真的是不放心,畢竟盧家父子的詭計太多了,他打算親自去看一看情況。

  “大哥”

  “就這樣了,再見。”

  石鈞還來不及多說什么,石無過丟下銀子,動作很快的就走了,讓石鈞連“再見”兩個字都沒機會說。

  大哥,謝謝你原諒了我,再見。石鈞在心里默默說道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

  這座鐵牢,除了頭頂的機關口,再來就是通風口,其他四周全是石壁,而她被困在最中央,又以鐵牢欄圍住,根本觸不到石壁。

  通風口所射進的光線雖然能讓她分辨日夜,但通風口在鐵牢欄之外,她根本無法接近,雷玦塊試著以劍想割斷牢欄,結果卻是徒勞無功。

  從中了盧濤的機關到現在,已經過了一天一夜,雷玦試過各種方法,依然無法離開這座鐵牢。

  不知道石無過會不會來找她?

  石無過……雷玦苦苦的笑了.她居然有了依賴他保護的念頭。。

  可是,就算能出去,她和石無過,還是很難有結果的。如果可以就此忘了他就好,可偏偏她好想他。回宮以后,她可能永遠都見不到他,如果能再多見他一次。她至少就多一分回憶。現在,她只能求這么多了。

  雷玦坐在地上,對下人送來的“牢飯”無動于衷,她答應過石無過會回去找他,但被困在這種鐵牢里,她很明白能脫困的機會不大。

  才正想著該用什么方法脫困,原本她以為該是密閉的石壁突然動了。

  “雷玦姑娘。”

  是盧劍一。雷玦看了他一眼,在石門和上的時候又把臉轉開。

  盧劍一走到她而前。“雷玦姑娘,委屈你待在這里,我也是情非得已,希望你不要生氣。”

  雷玦無動于衷,連看也不看他。

  “我不懂,為什么你對石無過可以笑語連連,對我卻總是冷漠的連正眼都不瞧。”

  “那是我的事,跟你無關。”她終于開口。

  “但我不服。”盧劍一道:“我是盧家未來的繼承人,也是即將統一所有江西的劍派,我對你是真心的,為什么你卻拒絕我?”

  “我的喜好不勞你費心,我要喜歡誰更不需要你來下評論。”雷玦塊不假辭色地道:“如果你只有這些話好說,那么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石無過他什么都不是。”盧劍一不滿地道:“八年前他被逐出家門,根本得不到石二娘的認同。現在的他就像個浪蕩子,什么都不能給你,但我可以給你很多,連我爹都對你禮遇有加,為什么你看不出來?”

  雷玦本來不想和他多說,但盧劍一的一句話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  “無過被逐出家門,為什么?”

  “石無過沒告訴你嗎?”盧劍一先是驚訝,而后鄙夷的笑了。“也難怪他不敢告訴你,如果你知道了這件事,一定不會再像現在那么信任石無過了。”

  “你要不要回答我的問題?”雷玦根本不想聽他多說廢話。

  “當然要,就算你不問,我也會告訴你。”盧劍一眼里含情的看著她:“我不能讓你被石無過騙了。”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忘记密码怎么办 陕西快乐十分害人口诀 幸运飞艇专家杀一码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 广东时时11选五下载 湖南十分快乐走势图爱彩乐 快三北京和值走势图 wnba女篮2018赛程排名 安徽时时预测 12选5任4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