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雷玦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雷玦 第九章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看到他的眼神,雷玦差點翻白眼。幸好她到現在還沒吃任何東西,否則一定當場吐出來。

  盧劍一接著說了:

  “八年前石無過的父親去世的時候,石無過以為自己會理所當然的接任掌門,因此自大不已,甚至對自己的繼母也絲毫不尊重,后來石二娘實在忍無可忍,才改立自己的兒子石鈞為掌門人。結果卻引起石無過的不滿,到后來他甚至出手打傷石二娘,最后是兩母子合力才將石無過制伏。原本石二娘想直接廢了石無過的武功,幸好石鈞替石無過求情,石二娘這才罷休。后來石鈞正式當上掌門,石無過便離家出走,從此不再回來。”

  事情真是這樣嗎?對于盧劍一說的話,雷玦有一半以上都不相信。

  石鈞的個性的確仁厚,但要說石二娘會是那種吃虧受苦、忍氣吞聲的人,她實在無法想像。因為石二娘言行之間的霸氣太明顯了,這樣的人,是不可能會委屈自己的。

  見她沉著表情不說話,盧劍一以為她是受到了真相的打擊。

  “雷玦,我明白你心里一定很難接受,但我說的都是事實。唉,要怪就怪石無過太會騙人了。”

  雷玦抬起眼。“你話都說完了?”

  “嗯,這就是石無過被逐出家門的經過。”

  “那么你可以走了。”雷玦淡淡地道。

  “雷玦,你……”盧劍一弄不懂她這算什么反應。

  “我相信無過。”雷玦眼神清明,沒有盧劍一預想中會出現的怒氣。“要說騙人,我想無過怎么樣都比不過你們父子。”

  “我沒有騙過你。”

  “是嗎?”雷玦用眼一挑,對他誠正的模樣不以為然。“那么上回在酒里下藥的事,這次又用機關捉住我,這些下流的手段,難道不是你們父子想出來的嗎?無過就算真的被逐出家門好了,但至少他行事磊落,不會故意設計陷階去害人。”

  “說了半天,你還是不相信我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?”雷玦反問。

  盧劍一深深望著她。“我很喜歡你,本來我希望你也會喜歡我,這樣我們還可以做一對人人稱羨的夫妻,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,你的心都被石無過迷住了。”

  雷玦警覺的看著他,他的表情十分不對勁。

  盧劍一后退兩步,背靠在石墻上,右手掌平伸放到墻上,然后瞬間用力,將一個寸方的石塊壓了進去。

  石牢內突然有了變化,陣陣帶著芳香的煙霧自石縫里透了出來,但一下子便散去。

  “真的要動起武,你可能還是可以贏過現在的我,不過,我不想讓我們打成兩敗俱傷的后果。”盧劍一的聲音在煙霧散去后響起。“但是雷玦,我也不會讓你有機會再回到石無過身邊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才想問他是什么意思,雷玦立刻感到全身有些虛軟。她震驚的看向盧劍一。

  “放心,我既然喜歡你,當然不會放出對你有害的煙霧;這些只是迷煙加一點軟筋香,頂多讓你全身無力、昏迷。三個時辰后,藥效一旦散去,不會對你的身體留下任何后遺癥。”

  雷玦握緊手邊的劍,警戒地看他開了鐵牢的門,走到她面前。

  “雷玦,我是真的很喜歡你。”他撫向她的臉,卻被雷玦一手揮開。

  第三次了,難怪無過老是說她沒有防人之心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想退后,卻沒有退路,鐵牢里的空間不過就雙臂張開的長度。雷玦被困住了。

  “我對你,自始至終,都只有一個目的--”

  不待他向前一步,雷玦立刻拔出利劍,盧劍一警覺的立刻往后退,雷玦卻拿劍劃向自己的左肩,鮮血登時染紅了整片衣袖。

  “雷玦!”

  盧劍一想靠近,雷玦塊的劍立刻轉向相對。

  “不要靠過來。”她警告道:“我雖然不能使出武功,但不至于連殺人都不會了。退出去!”

  盧劍一被逼著退出鐵牢外。“雷玦,你何苦傷了自己?”

  為了不讓自己昏迷,她居然不惜劃傷自己,即使血流如注,但她一身的傲氣卻直逼向他,倔強的不肯妥協。

  “就算會死,也好過栽在你手上。”雷玦白著臉說道。

  衡量目前的處境,因為她不知道門的開關在哪里,能逃出去的機率幾乎是零,那么,她只能硬撐了。

  “你認為嫁給我……比死還痛苦!?”盧劍一看著她。“既然這樣,那我也沒什么好顧忌的了。”

  盧劍一撲身向前,想奪下她手中的劍,雷玦毫不猶豫就將劍刺了出去,劍尖擦過盧劍一的右肩,盧劍想擒住她,雷玦手腕一翻,劍立刻換了方向;盧劍一側后閃過,然后再度向前。

  如果不是鐵牢的門窄小,盧劍一根本不會中劍,而這讓他更鐵了心非得將雷玦擒住不可。

  受傷又使不出氣力的雷玦終究比較吃虧,幾招搶攻之下,雷玦的劍終于離了手。

  盧劍一將劍往牢外一丟,擒拿之間已然捉住雷玦未受傷的手臂,并點了她定身穴,讓她無法再動。

  “雷玦,要得到你,還真的要費我一番氣力。”

  但如果雷玦是那種一遇強權便只會求饒的女子,他也許就不會對她如此勢在必得了。他執起她劃傷的手臂。

  “你對自己還真是狠心。”傷口很深,難怪血一直止不住。

  雷玦緊閉了下眼,心中有了最壞的打算。

  盧劍一也沒急著替她包扎,轉手托起她下顎。

  “我幻想這一天,已經好久了。”他低頭想一親芳澤,不料脖子上卻突然多了一道冰涼的感覺。

  “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,任何人想欺負我娘子,都會讓我氣得想抓狂,這一失手,我可不保證劍不會抹過你的脖子。”

  戲謔的笑語憑空響起,雷玦連忙張開眼。

  “無過……”她無聲的低喚,一時之間分不清心里的感覺是什么,有一點委屈的心酸,還有更多的如釋重負。

  在利劍的威脅下,盧劍一非常小心脖子上那一點點的重量,然后轉身。

  “石無過!?你怎么進得來?”

  石無過笑的很“純真”。“這里又不是什么龍潭虎穴,我當然進得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盧劍一還想說什么,石無過不給他機會的直接點穴,然后將他“請”到一邊壁角站著,省得礙眼又礙事。

  “娘--子--”活像是分別了十年、八年,石無過先是很纏綿的叫了一聲,然后整個人撲過去將雷玦抱住。

  他先幫她解穴,雷玦身子一軟,差點跌到地上,石無過及時抱住她,扶著她坐了下來。他細細察看著她臂上的傷,先點穴止血,然后撕下自己身上一塊衣布充當紗布,包住雷玦臂上的傷口。

  “痛嗎?”他好心疼地問。

  雷玦一直望著他,所有的激動都寫在泛紅的眼眶里。

  “我以為……我以為……我再也見不到你了。”

  “誰說的!?我才舍不得見不到你。”他依舊是那張無所謂的笑臉,但注視著她的眼神卻始終帶著溫柔,將她全身檢查了仔細,甚至把起脈來。“先告訴我,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沒有了。”她搖搖頭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他松了口氣,“這家伙除了想非禮你,又害你受傷之外,還有沒有做什么事?”

  她還是搖頭。“等我的氣力恢復以后,我會找他算帳的。”

  “嗯,你一定會有機會的。”多少了解她的個性,石無過也不打算阻止。“但是現在,我要先報仇。”

  “報仇?”他們之間還有仇?

  “他欺負了我的娘子,難道叫我就這樣算了嗎?”石無過怪叫。

  “啊!”雷玦呆住。

  石無過走向盧劍一,將他上下看了看。

  嗯,他該怎么報仇呢?

  嘿嘿!石無過出手點住他身上幾處要穴,然后解開盧劍一的定身穴,盧劍一立刻痛苦呻吟著倒下。

  石無過滿意了,便走回鐵牢里,很溫柔很溫柔的將雷玦給抱了出來。

  “你對他做了什么?”雷玦好奇地問。

  “殺人嘛,實在太不優雅了;用毒嘛,太不人流了,所以我決定禁住他的武功十年。”

  盧劍--一聽,瞪大眼看著他。

  “你不必太感謝我的仁慈,我先警告你,不準再打我娘子的主意,否則下次可沒這么便宜。我保證那種后果絕對會讓你后悔。”石無過自認很君子的將丑話先說在前頭,然后抱著雷玦輕松的打開機關離去。

  “娘子,我很仁慈吧?”他居然這么問。

  “呢……”對一個練武者而言,禁制武功十年,這個懲罰實在不能算輕。不過,雷玦現在比較好奇另一個問題。“如果他再有壞念頭,你打算怎么辦?”

  “他敢!?”石無過做出齜牙咧嘴的兇惡狀。“如果他再想非禮你,閹了他太便宜他了,我要在他身上刺字,讓他就算想人道都抬不起頭!”

  “呃……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?”見到無過,她好像很難保持壞心情,剛才的淚意一掃而空。

 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于想要卻得不到,尤其對一個男人而言,尊嚴何其重要。這樣會不會太狠了?

  “狠?哪會。誰叫他想動不好的念頭,尤其你是我的娘子耶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當然要為你出氣…”

  還沒出險地,他們居然就開始聊起來,一走出鐵牢出口,迎上的是盧濤驚愕與憤怒交加的表情。

  “雷玦……石無過!”

  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突然聽見一聲大吼,石無過與雷玦同時抬頭,視線終于從彼此交纏的眼神中挪開。

  “無過,放我下來。”她低聲道。

  “可是我想抱著你。”石無過很無辜地道。他還想抱她久一點,娘子的重量一點都不是他的負擔哦。

  基本上,石無過對于閑雜人等,早就練就一番充耳不聞的深厚功力;不過基于禮貌,他決定還是先跟這位老公公打招呼。

  “盧老伯,真是好久不見了。”

  “劍兒呢?”見到他們兩人相依偎著走出來,盧濤心里一沉。

  “哦,我請他在里頭休息了。”石無過以下巴朝鐵牢里點了點。準教他雙手抱著雷玦,根本沒辦法指明方向。

  “你怎么進來的?”盧府里守衛重重,而密室的出人方法只有他與劍兒知道。那么石無過又是怎么救人的?

  “絕對不是你請我來的。”石無過回答,還點頭加重語氣。

  廢話!“我當然不會請你來。”

  “那你都知道答案了,干嘛還問我?”石無過奇怪的看著他,一副他問的問題很蠢一樣……

  盧濤被他的回答弄得肝火上升十度。

  “我問你,你到底是怎么進來,又是怎么進去密室的?”

  “我當然是從大門走進來的步,會去密室,當然是你那個‘貴重’的貴公子帶我進去的。”

  “胡說!”劍兒怎么可能帶他去密室。

  “你不相信我的話就不要問我嘛,真是浪費我的時間,我還想帶我的娘子回去休息呢!”石無過皺著眉,這老家伙還真是羅嗦。

  “慢著。”盧濤擋住他的路。“你以為盧府是你可以任意來去的地方嗎?”

  “不走,難道你會請我吃飯喝茶嗎?”石無過理所當然的反問。“不過,你請的飯我還不敢吃,誰知道你會不會又在里頭放毒?”

  石無過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,一邊將雷玦給放了下來,讓她靠著一旁的柱子先休息一下。

  “娘子,還好嗎?”

  雷玦塊點頭道:“沒問題的。”她知道他問的是她可不可以站著。

  “那好,等我一下,老人家比較羅嗦、又多話,我們當人家晚輩的,就包涵一點,免得人家笑我們沒禮貌。”

  “你要小心一點,我現在沒力氣幫你。”雷玦忍笑提醒道。

  和他在一起,就算再危險的情境,他都有辦法輕松應付,連帶也讓她覺得沒有什么好害怕的,就跟著他一起笑鬧起來。不過,她到現在還全身無力,只能在一旁看石無過表演了。

  “你敢對老夫不敬?”一旁的盧濤當然也聽見他的話,肝火再度上升。

  “唉,果然是老人家,連眼睛也不行哪。”瞧他現在多乖地站著回答他的問題,哪里有不敬了,他還覺得他太過于敬老尊賢了哩。

  “你說什么!?”

  “沒什么,盧老伯,你有話快點說,我和我娘子還想回家去呢。”他朝身后拋了記媚眼,再度惹笑了雷玦。

  “你敢這么對待老大,老夫非好好教訓你不可。”說完,盧濤一掌便劈向石無過的面門。

  石無過跳著閃開,還跳上癮的左跳右跳,讓盧濤追得好辛苦。

  “石無過,你給我停下來!”追不到人,盧濤氣得臉都綠了。“來人!”

  沒回應。

  這怎么可能!?盧濤瞪大眼,連他的手下也全部不聽話了嗎?

  “哦,對了,盧老伯,忘了告訴你,剛剛我從大門進來的時候,看那些守門的人真是辛苦,所以就請他們全部先休息,所以現在你想找人來,大概他們都無法理你了。’石無過好抱歉的說著。

  “你……可惡!”盧濤氣得說不出話,提劍就是一陣猛攻,石無過很努力的閃躲,盧濤果然是厲害多了。

  “無過,接著。”雷玦將劍拋了出去。

  “多謝娘子。”生死交關中,他居然還轉頭對她笑。

  盧濤一劍刺來,石無過回頭正好拿劍擋住.看起來有些狼狽,但其實石無過的下盤移動的很快。

  “太久沒用劍,我都快忘了要怎么使用。”

  石無過從頭笑到底,不知不覺中,盧濤已將九嶺劍譜中的招式使了出來。

  “盧老伯,你好厲害呀,居然會使用九嶺劍譜中的招式耶!”

  這么一喊,盧濤才驚覺自己用了什么武功。

  “讓你知道也無所謂了,”盧濤的表情中有絲陰狠。“今天你們兩個絕對都走不出這座大門。”

  “哇,發狠了。”石無過低叫一聲。“好吧,既然老伯這么有興致要打,那么我只好奉陪了。”

  石無過當場反守為攻,盧濤使出什么招式,石無過就以什么招式反攻。盧濤招招落空,石無過卻招招令他心驚;最后一式,石無過突然變了招,以劍脊抵制盧濤的劍,左手順勢近身拍出掌。

  “晤。”盧濤連連后退好幾步,才立穩,石無過的劍又揮到,他連忙想避開,然而石無過卻又出人意料的近身點住他身上的穴道。

  盧濤霎時動彈不得,而石無過已掠身回到雷玦身旁。

  “娘子,我的表現還可以嗎?!”

  他問的興高采烈,雷玦卻認真的蹙起眉。

  “你的武功那么好,看來我以前是太低估你了,這樣我是不是該開始擔心,你以后要是想對付我,我連一點反抗的機會--”

  “娘子,你竟懷疑我會對你不好,真是令我傷心。”石無過一臉受傷。“枉費我還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。”

  雷玦忍不住笑了出來。“騙你的啦!”

  “啊?”石無過愣了下,他被耍了。看來他“正直”的娘子被他帶壞了。

  “他怎么辦?”雷玦指著盧濤問道。

  “大哥!”聽到石無過來了這里,石鈞帶著些門人也趕來,結果一進門,看到的人不是被定住身、就是睡著了,他便一路追了進來。

  聽到他的聲音,石無過笑了。

  “他不值得娘子費心,娘子的心應該放在我身上才對。”他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。

  見到有人來,雷玦不自在的立刻縮回。

  “大哥,你沒事吧?”大哥看起來整個人好好的,沒有任何損傷。石鈞稍稍放了心。

  “沒事,你來的正好。這個被我點了穴,還有一個在里頭的鐵牢里,怎么處置就交給你了。”石無過說道。

  “大哥,這……”感動涌進石鈞的眼。

  大哥畢竟還是來了,他并沒有忘記石家的存在,對吧?

  “我來只是想救回我的娘子。”石無過淡淡回道,抱起佳人就往外走。

  這次石鈞沒有再阻止,只目送著他們離開。有了雷玦,大哥至少不再是孤單一個人,大哥的心已經不屬于石家,他再勉強也是枉然。石鈞終于想通了。

  現在,怎么處置盧家父子才是他的難題呀!

  *****************

  “你怎么會和盧濤使用相同的劍法?”回客棧的途中,雷玦問道。

  “他使的是九嶺劍譜里的招式,那本書我十八歲時就學會了,從此以后,就覺得練劍沒什么好玩的,所以就不再練了。”這樣算起來,他至少有八年不曾再拿過劍,沒想到居然還記得。

  “你不回石家了嗎?”

  “不了,我的存在只會讓石家不平靜,這樣大家都累。”石無過一臉云淡風輕,現在的他,只想趕快把雷玦娶到手,夫唱婦隨的同游天下。

  回到客棧,石無過再重新幫雷玦上一次藥。

  “你居然把自己傷的這么重。”流了這么多血,傷口又劃的這么深,看的他怵目涼心不已。“如果我沒趕到,真不知道你會把自己傷成什么樣子?”

  “如果真的逃不過,我就咬舌自盡,怎么樣都不會讓那個卑鄙的人如愿。”雷玦看著他小小翼翼的包住傷口,低聲說道。

  “雷玦,”石無過倒抽口氣,驚恐地道:“你不能丟下我!”他知道,她是說到做到的。

  “如果我真的出了事,你會不會替我報仇?”她問。

  “你不會有事的。”誰敢傷害她,他就和誰拼了。

  “我說如果嘛。’也扎好傷口,雷玦拉著他硬要他回答。

  石無過拗不過她,只好說了。“如果你出什么事,就算我能為你報仇又有什么用,事情不會因為我報了仇就會有改變。所以,我要做的事,就是好好保護你,絕不讓你出任何事。”

  發生過的事不會改變,他才不做那種改變不了現實的事。

  這就是他吧,雷玦笑著,突然傾向前吻了他的唇一下。

  石無過受寵若驚的望著她的笑臉,然而她的笑眼里,卻含著一絲水光。

  “謝謝你……總是這么為我著想。”

  他總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,而她空有一身劍藝,卻常常連自己也保護不了。江湖多險、人心多詐,而她卻有一個這么在乎她的人隨時保護著,想到這里,雷玦突然覺得想哭。

  “太短了!”他抗議。“我還要再一個。”

  啊?感動霎時消失無蹤,雷玦錯愕的看著他不滿的表情。

  “再一個?”

  “像這樣的。”他笑了一下,然后緩緩俯向她。

  雷玦的心震顫的幾乎聽不見跳動,然后,他的唇碰觸到她的。

  他先是輕吮著,一下、再一下,然后托住她下領,整個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陌生而纏綿忘我的火熱感受引得她全身發起顫,幾乎無法呼吸。

  “吸口氣。”他低語,毫不意外她的羞澀表現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雙頰火紅,好小聲地道:“這不只一個了。”

  她說的那么小聲,石無過差點沒聽到,等一意會她的話,他大笑了出來。

  “娘子,你真的被我帶壞了耶!”現在的她居然也會跟他開玩笑了,石無過在新奇之余,對她的愛憐更深了。

  因為,她的嬌媚,是為了他而展現的。

  “誰教你是壞人!”雷玦改抗議地捶了他的肩一下,配紅的臉蛋就埋進了他的懷里O  石無過很理所當然的就將她整個人抱了滿懷,低頭在地耳畔說道:“如果這是壞事,那么我只會對你做喲。”

  “石無過!”她低叫。

  這人,本來就沒個正經,現在更是愈來愈放肆了。可是,她為什么就偏偏栽在他這種不正經的模樣里呢!?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澳洲幸运10在线计划 实战六肖中特 重庆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免费直播卖肉破解盒子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记录 最准的特马网站免费白小姐 抢十二生肖赚钱的软件 甘肃今日快3走势图 彩6电竞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