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老公很年輕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我老公很年輕 第3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齊朔突然長嘆一口氣,又沉默了一下,才以壓抑的語氣開口,「我一直強迫自己叫自己不要對你發脾氣,可是你真的很令我生氣,你知不知道?」他說,「從我們認識交往到今天,我對你好不好、認不認真、是真心真意還是虛情假意,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對,可是你曾經當面給我一次認真的回應嗎?」

  他輕輕地搖了下頭,「沒有。」

  「其實甜言蜜語對我來說,也不是那么重要。你不想說或不好意思說我都不會強迫你,因為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夠讓我心滿意足了。可是現在我才發現,這一切可能全是我自以為是的想法,我在你心中根本就沒有我想像中的那般重要。」

  關之煙渾身一顫,不敢相信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。他對她有多重要,他應該知道才對,他并沒有自以為是,她心里的確有他,而且只有他而已,沒有其他人。可是他又為什么要說出沒有想像中那般重要的話呢?

  他這樣說讓她覺得心好痛、好痛。別人不了解她她不在乎,但是他應該要了解她,應該要知道她有多愛他才對呀。

  「我說的對嗎?」他問她。

  她低著頭,喉嚨像被梗住一樣完全發不出聲音來回答。

  「不過即使如此,只要你不開口說要分手,我就不會放棄你。」他突然握住她的手,以堅定不移的語氣宣示著

  她頓時呆住,不是很確定的抬起早已模糊的淚眼看向他。是她聽錯了嗎?

  齊朔再次伸手替她抹去臉上的淚水,然后將她拉向自己,像寶貝什么無價之寶似的溫柔卻堅定的摟著她。她這時才發現他不知在何時早已將車子停靠在路邊,還打上警示燈,只為了能空出雙手來擁她入懷。

  「我愛你。」他對她說。

  這三個字其實他很常對她說,但是此時此刻對她而言卻彌足珍貴。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,控制不住淚水源源不絕的從眼眶里滑落下來。

  「你……」關之煙沙啞的開口,卻哽咽得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。

  「我愛你。」他再次對她說道,并溫柔的替她拭去不斷掉落的淚水。「你讓我很生氣,但是我卻更氣自己根本就放不下你,無法不想你、不擔心你。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我轉身離開三分鐘之后,就懊惱的跑回原地去找你?你知不知道當我看到你的身影上了計程車之后,我像是瘋了一樣也跳上另外一輛計程車,一路跟著你到家的巷口之后,又跟著你掉頭到﹃幸福﹄,然后看著你推門走進咖啡店里?」

  她嘴巴微張,呆呆的看著他,震驚得無法動彈。她不會懷疑他說謊,因為如果他說謊,根本就不會連她是在搭計程車搭到家門前的巷口之后,才又臨時起意想到「幸福」去的事都知道。他……他……

  「朔,朔……」她倏然張開雙手緊緊地抱住他,既激動又感動得說不出話來。

  他沒有不要她,沒有要分手,他還愛她,還在乎她,還會擔心她,嗚……嗚嗚……

  「好了,好了,別哭了,再哭下去你明天的眼睛若腫到張不開的話,可不要抱怨。」他安撫的輕拍著她。

  關之煙忍不住破涕為笑輕捶了他一下。這是什么安撫人的詞句嘛,什么眼睛腫到張不開!

  「笑了就好。」齊朔暗暗松了一口氣,然后捧起她的臉,抵著她的額頭溫柔地親吻了她一下,「我們回家吧。」他凝望著她柔聲道。

  「嗯。」她點頭。

  又吻了她一下,他才松開她,再度驅車上路,朝回家的路駛去。

  *

  兩人合好之后,一切似乎又回到過去兩人的幸福世界,只除了她變成一個無業游民之外。

  唉!關之煙忍不住輕嘆了一口氣,她還以為老板遲早會派人來把她請回去的,畢竟她可是公司里最受歡迎的設計師,公司每年的營業額平均有四分之一都是靠她賺來的,所以她才會有恃無恐的甩頭就走。

  可是沒想到那個胖子老板竟然寧愿不在乎公司的營運收入,也要挫挫她的銳氣,硬是不派人來找她回去,甚至于連一通電話都沒有,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!

  怎么辦,現在她到底該怎么辦呢?總不能真照齊朔所說的賴在家里也沒關系,反正他會養她。

  但是現在的問題并不在于會不會被餓死,而是在于她若再繼續這樣每天賴在家里無所事事的話,她就要無聊死了呀!

  真懷疑那些沒有工作的人,平常都在做些什么?她只在家閑了兩個星期而已,就已經大掃除過三次,重新變更家具擺設兩次,還將屋里的墻壁全部重新粉刷過一次,然后還是有種快要無聊到死的感覺。

  這到底是為什么呢?

  也許,是她天生勞碌命吧,唉!

  看著一塵不染的四周,她決定還是出去走走比較好,免得待會兒忍不住又將家具移動換位,進行第三次的變更家具擺設工程,讓齊朔晚上回家時,再次以為自己走錯了家門。

  回房間換上外出服,再簡單的化了點薄妝在臉上,她背起皮包上街去。

  花了兩個小時在百貨公司里買了一雙鞋子和一對耳環后,關之煙便發現自己沒有逛街血拚的細胞。

  坐在人行道的椅子上發了下呆之后,她決定改道到齊朔的工作室去走一走,也許她在那里可以撈到一點工作來做,畢竟他們同樣都是設計師,只是一個是燈光設計師,一個是室內設計師而已,勉強還稱得上是殊途同歸啦。

  真是的,她怎么沒早點兒想到這一點呢,如果早點想到的話,過去這兩個星期她也不會無聊到差點發瘋了。

  帶著期待與興奮的心情,她搭上計程車直奔齊朔工作室的所在地。因為那個路段不好回轉的關系,她請計程車司機將車停在對面的馬路邊讓她下車,再等紅綠燈走斑馬線過去。

  黃燈之后綠燈亮起,人行號志上原本立正不動的小人開始在原地走了起來,她也跟著跨出步伐朝馬路對面走去。

  悠閑的步伐配上愉快的心情,她差點沒哼出歌來。待會兒她就有事可做了,真想念那種專心工作、心無旁騖的感覺。

  揚唇微笑,她抬頭看向位在三樓處的齊朔工作室,卻在一瞬間突然呆住,愣愣的看著齊朔伴著一名長發美女,兩人有說有笑的從她面前走過。

  那個女人是誰?怎么她從未聽他提起過他公司有一位這么美麗的客戶?

  她——應該是客戶吧?

  陡然一愣,她猛然用力的甩了甩頭,將腦中不該有的懷疑全部甩開。她不該懷疑他的。

  將目送他們離去的視線收回來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隨即按照原定計劃走向他位在三樓的工作室。

  *

  「大嫂?」

  乍見關之煙出現在公司里,齊朔工作室里的職員全都睜大了雙眼,露出了訝異還有一點點不知所措的表情。

  因為大伙都喚齊朔老大的關系,對于老大的女朋友——即使他們倆沒結婚,大伙也總是習慣稱呼她為大嫂,只不過不知是尊敬的成分高,還是戲謔的成分高就是了。

  「你怎么會突然跑來了?有告訴老大嗎?老大現在人不在這兒耶!」小陳迎上前來對她說道。

  「沒關系,反正我也不是來找他的。」關之煙微笑道。她的回答立刻讓小陳露出一臉呆滯的表情。

  「你不是來找老大的?」他嘴巴微張的看著她,臉上則是寫著「那你來干么」的表情。

  「我來這里看有沒有什么事是我幫得上忙的。」她笑著說明來意。

  「啊?」他的嘴巴張得更大了。

  「我是來幫忙的,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幫忙做的,你們大家不必客氣,全拿過來沒關系。」她將手上的鞋子和皮包擱下,然后卷起袖子,露出一副摩拳擦掌準備工作的模樣。

  大伙全都呆呆的看著她。

  「怎么了?」她依然保持笑容。

  「大嫂,你這樣……」小陳欲又言止的看著她,臉上有著為難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跟她說的表情。

  她可是大嫂、老板娘耶,誰敢開口叫她幫忙做事呀?

  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大又不在,如果他們一不小心說錯了什么話,或做錯了什么事,誰救得了他們呀?過去只要曾和大嫂合作過的人都嘛知道,她雖然長得美麗動人,但一工作起來可是六親不認,超恐怖的。

  「怎樣?」關之煙看著他問道,見他仍是一副猶豫不決又不知所措的模樣,她忍不住輕嘆了一口氣,然后看向大家。

  「你們用不著緊張,我今天不是來監工的。」她自以為幽默的嘆息,「我想你們應該都聽齊朔提過了才對,我已經離開『聯想創意』了,因為現在每天都待在家里閑到發慌,我才會想到這里找點事做。現在的我不是『聯想』的設計師,只是想找點事情來打發時間的平凡人,所以你們愿意可憐、可憐我,分點工作給我做嗎?」

  「大嫂,你這樣說叫我們怎么回答呢?」

  「對呀,對呀。雖然我們不太敢勞煩你,但是如果你想幫忙的話,我們可是求之不得呀。」

  「說得沒錯,只是希望你不會有大才小用的感覺。」

  「是呀,是呀。」

  辦公室里頓時響起熱絡的應和聲,讓關之煙不由得松了口氣。

  「既然你這么說的話,那我們就不跟你客氣嘍,大嫂。」小陳喜出望外的說道。因為他們最近都快要忙死了。

  隨即大家一起動手,迅速的將一張堆滿設計圖及雜物的桌面清干凈,還從洗手間扭了條毛巾出來,仔細的將桌面上的灰塵擦干凈,然后再從制圖室里拉了張椅子出來給她坐。

  「大嫂,你坐在這里可以嗎?」小陳問道。

  「可以。」她點點頭。只要讓她有事可做,叫她坐門邊都沒關系。

  「那么這里有一份修改過的設計圖,你可不可以幫我們照著圖上修改的部分輸入電腦中?這個繪圖軟體你會用吧?」

  她點頭。

  「太好了,原始檔在這里。」小陳移動滑鼠,將檔案開啟在螢幕上。

  「只要照著圖修改就行了?」

  「對,如果有什么問題的話,你隨時都可以來問我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「那么就麻煩你嘍,大嫂。」他雙手合十的對她拜了一拜。

  「交給我吧。」關之煙胸有成竹的說。太好了,她終于有事做了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山西快乐十分app 北京pk走势怎么看 三期必出特一白小姐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pk10走势 13334香港马会开獎结果 全天幸运飞船计划网 黑龙江时时五星走势 香港赛马赛会开奖 在淘宝怎么开店卖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