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老公很年輕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我老公很年輕 第5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辦公室里,五個人圍在一張桌邊,個個神情認真、眉頭緊蹙,似乎在討論什么大案子一樣。

  「我覺得問題出在你對大嫂太好了,我們干脆來個欲擒故縱好了,你不要再對她那么好,讓她慢慢地覺得你變了,然后她會開始擔心害怕,最后就會想用結婚的方法一勞永逸的把你給套住。」小陳提議。

  「這種男人我最討厭。」小言說。

  「放心,我絕不是這種男人。」楊仔急忙自清,不過沒人理他。

  「好,那你說個方法。」

  「老大,你之前和大嫂求婚的時候大多是隨口說的吧,有很正式嗎?女人都喜歡浪漫的氣氛,你有想到這一點嗎?」小言問。

  「有。」齊朔無奈的點頭,「但是浪漫對之煙沒用。」

  「軟的不行干脆來硬的,直接問大嫂要結婚還是要分手,二選一。」阿拓一說完,立刻被小陳和楊仔左右開弓賞了一記爆栗。

  「你不說話,沒人把你當啞吧。」小陳白了他一眼。

  「老大,先斬后奏你覺得怎么樣?」楊仔沉默了一下,突然開口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小陳問。

  「就是瞞著大嫂進行結婚的準備,買戒指、訂餐廳、發喜帖,一切都偷偷地來,就當作是要給新娘一個意外驚喜,然后請親朋好友幫忙合作,大家守口如瓶的等到婚禮那一天,到時候再把新娘帶到會場,一切水到渠成,大搜看在大家的面子上總不會不點頭吧?」楊仔說。

  現場一片沉靜。

  「哈!哈!哈!」小陳突然大笑三聲,伸手猛拍楊仔的肩膀大聲贊道:「這個好,這個好。楊仔,看你平常這么老實,沒想到你這么卑鄙,哈哈……」

  楊仔倏然頭手齊搖的急忙撇清,「這不是我想的啦,是我高中死黨去年娶老婆時用的招術,他老婆肚子里都有孩子了,卻為了一個無聊的理由堅持不嫁,他沒辦法,只好串通雙方家長和所有的親朋好友演了一場戲。」

  「有孩子?老大,這也是個好方法,先讓大嫂懷孕,到時候有了孩子就不怕大搜不嫁給你了。」小陳靈機一動趕忙再獻策。

  「哇,說我卑鄙,你這樣更卑鄙!」楊仔指著他叫。

  「這叫做謀略,不叫卑鄙。」小陳白了他一眼。「老大,你覺得怎么樣?」

  齊朔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會兒。「小言,你覺得怎么樣?」他問現場唯一的女性。

  「我覺得大嫂應該會為了孩子結婚,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她可能會有點生氣。」小言回答他。

  「老大才不怕大嫂生氣,他怕的是娶不到老婆呀,哈哈……」小陳大笑道。

  「誰怕娶不到老婆呀?」公司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,關之煙走進門狐疑的問,嚇得在場五個人頓時渾身僵硬,呆若木雞。

  「你怎么來了?」齊朔迅速回神從座位上站起來迎向她。

  「你們正在開會呀?我有沒有打擾到你們?」關之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大伙兒。

  「沒有,會已經開完了。」齊朔搖頭道,一邊仔細的觀察她臉上的表情,想確定她剛剛是否聽見了他們的談話內容,不過看樣子好像沒有。

  「是嗎?那我來的不是正是時候?」她微笑道。

  「是呀,找我有事?」他將她圈進懷中,低頭吻了她一下。

  她的臉微微地紅了起來,嬌瞪他一眼。這家伙不管她怎么說都不聽,總是隨心所欲想吻她就吻她,也不管她會不會覺得害羞,或旁人看了會不會覺得尷尬。

  「請你吃午飯,有沒有空?」關之煙迅速的說道,打算用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。

  「當然,即使沒空也要說有空。」他勾唇道。「小陳,小言拿回來的那份資料你評估—下,如果時間許可,對方出價又合理的話,就和對方約個時間,去看—下現場。」他回頭將公事交代清楚。

  「OK。」小陳應聲道。

  「那我去吃飯了,沒天大的事別call我。」他打趣的說。

  關之煙聞言好氣又好笑,忍不住伸手輕捏了他一下。這個家伙真是的……

  *

  「你們剛剛在說誰怕娶不到老婆?」離開工作室后,她好奇的問。

  齊朔輕愣了一下,沒想到她還記得這件事。

  「楊仔。」他立刻選擇說謊。

  「他不是喜歡小言嗎?」她說。

  「是呀,可是小言抱獨身主義,根本就不想結婚,所以他才怕娶不到老婆呀。」他臉不紅氣不喘的回答。

  「小言今年才幾歲?二十四還是二十五?她的人生還很長,現在這樣想未必未來也會這樣想。你跟楊仔說叫他努力點,正所謂精誠所乏,金石為開。也許有一天小言會被他的誠心打動,真嫁給他也說不定。」

  「那你呢?」

  「啊?」

  「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。我的誠心到現在都還沒能打動你嗎?」

  關之煙突然沉默了下來,因為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。

  她怎么會沒被打動呢?如果沒被打動的話,她不會和比自己小的他交往,不會和他同居,不會愛他愛得這么深,一想到要分手就心痛到不行。

  可是他上回對結婚的回應真的是嚇壞了她,她到現在還心有余悸,對他反反覆覆的態度更是無所適從,害怕得根本就不敢再冒險往前踏一步。

  她怕他這樣做只是在測試她,如果她欣然點頭想用結婚綁住他的話,他馬上就會跟她說拜拜,然后拂袖而去。因為他根本就不想結婚,至少不想這么早結婚。

  她不想要冒這個險,不想失去他,不想讓他覺得有結婚的壓力而離開她。所以她只能拚命的閃躲結婚這個話題,以防自己一下小心就露出覬覦結婚的表情把他嚇跑。現在的她要求不多,只要能維持現狀就好了,真的。

  「算了,就當我沒說吧。」齊朔突然開口道,讓她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他。

  什么意思?

  「忘了我剛才說的話,我可不想把氣氛弄僵了。你要請我吃什么大餐呢?」他微笑問,開心的笑容就好像她沒順水推舟提到結婚的事,讓他覺得很滿意似的。

  關之煙的心猛然緊縮了一下。

  他心里真是這樣想的嗎?還是自己太多心了?她根本連向他證實的勇氣都沒有。

  「怎么了?」他關心的問。

  她急忙搖頭,迅速擠了一抹笑在臉上,同時甩開那些會影響她心情的想法,只要能維持現狀她就心滿意足了。她為自己再做了一次心理建設。

  「想吃什么由你選擇。」她抬頭微笑。

  「由我選擇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什么都行嗎?」

  「對,什么都行。」她微笑點頭。

  看著她臉上過分燦爛的微笑,齊朔不由得起疑。

  「我做了什么好事嗎?」他看著她問。

  「謝謝你送我那間工作室,謝謝你幫我宣傳,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其實這頓飯我早就該請你了,只是沒想到一開幕接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個急件,所以才會一延再延的延到今天。這頓飯……」

  「可以不吃飯嗎?」齊朔突如其來的打斷她。

  她輕愣了一下,點點頭。「當然了,我說了,要吃什么由你選擇呀。」

  「那我可不可以選擇你?」他突然靠近她耳朵,以沙啞的嗓音輕聲問。

  她呆了一下,瞬間漲紅臉。

  「別鬧了。」她嬌瞪他一眼,笑聲道。

  「我可不是在開玩笑喔,是你說可以由我選的,我現在最想吃的就是你。」他—臉無奈兼無辜的看著她說。

  關之煙趕緊搗住他的嘴巴,怕被旁人聽見他這挑情的話,拜托,他們倆現在可是走在大街上,他竟然就這么大聲的說他想吃她!

  噢,天啊,她到底該拿他的我行我素怎么辦呀?

  她瞪他,但他不知收斂就算了,竟然開始親吻她的手指、手掌,甚至于還過分的伸出舌頭輕舔。

  她倏然將手收了回來,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瞪他,他卻回以目光灼熱的視線,讓她不由自主的輕顫了起來。

  「可以嗎?」他伸手輕撫過她的紅唇,啞聲問。

  「什么?」她不禁輕喘了一下。

  「我想要你。」

  天啊,當他這么說的時候叫她怎么拒絕?

  理智在她腦袋里敲鑼打鼓的提醒她,工作室里還有許多事等著她吃完午飯回去做,她有許多通電話要打,還要趕緊多應征一名助理或是工讀生來幫她的忙。另外,她也得處理一下之前在「聯想」的好友想跳槽到她這里來的事。她真的真的有好多事要做,但是——

  「可以嗎,之煙?」他雙目熾熱的凝望苦她,掌心向上伸向她,然后靜靜地等候她的答覆。

  關之煙發覺自己無法呼吸。

  四周的人事物好像在一瞬間全退到了外太空,整條街或者是整個地球上好像就只剩下他和她兩個人一樣。她聽不見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聲,看不見身旁熙來攘往的人群,更感受不到來自于四周佇足好奇的目光。

  她的身體有著自我意識,在她發覺之前已伸手輕放在他掌心上,并且開口給了他答覆,「好。」她的聲音低啞得連自己都快要認不出來了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山东时时玩法介绍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重庆时时号码提取软件 香港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老时时012路杀号 福内蒙古时时结果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 黑彩余额修改器 马会特供资料站 上海快三开售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