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1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臺北市某住宅區,有一棟名為「幸福」的公寓大樓,而公寓的八樓住了兩戶人家,A戶姓高,B戶姓羅。

  高家夫妻在十五年前離了婚后,又各自嫁娶,誰也不愿意將兩名兒女帶在身邊,于是A戶就只剩下高家一對兒女獨自生活,除了每天固定的鐘點女傭來打掃外,家里根本沒大人。

  羅家夫婦同樣有一對兒女,自從自家兒女跟隔壁家的兒女打成一片后,他們同時也發現這對兄妹根本沒人照顧,于是在晚餐時間、休假時、過節時,他們就將高家兄妹一起納入計畫,讓這對被父母遺忘的小孩,也能享受到家庭的溫暖。

  羅爸和羅媽很隨和,就當自己生了兩個小孩,老天爺又多送給他們兩個,所以他們總共有四個小孩,而四個孩子的年齡排行是這樣的:

  高鵬宇,男,二十五歲,研究所畢業后,目前正在國科院服替代役。

  高蓉宇,女,二十三歲,大學畢業一年,目前沒有固定職業。

  羅桑,女,二十二歲,今年剛大學畢業。

  羅驥,男,二十歲,今年剛大學畢業。

  雖然不同姓,不過兩家的小孩倒是有一個共同點——

  羅家是姊弟,但弟弟卻是柔弱姊姊的保護者,把姊姊給照顧的無微不至。

  高家是兄妹,哥哥是倔強妹妹的依靠,無論妹妹做什么事,哥哥都是她最大的后盾。

  于是,在四個孩子私底下的排行,就變成這個樣子——高鵬宇、羅驥、高蓉宇,最后才是羅桑。

  但是在小時候,高蓉宇非常不能接受這種排行。

  「為什么我得排在驥后面?他明明比我小!」而且,還是一個小她三歲的小毛頭!

  「因為我比你聰明,也比你冷靜。」羅驥口氣平淡,一句話就說中重點。

  高蓉宇瞪著他,啞口無言。

  羅驥是個智商很高的天才,要不是為了他柔弱的姊姊,他絕對會創下全臺灣年紀最小的大學畢業生的紀錄;而她念書向來不求甚解,成績一向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差,哪能跟他這種隨便念念就考倒老師的資優生相比?

  再說打架好了,從五歲開始他就去學空手道,就算個頭小力氣比不上別人,但他卻會利用自己個頭小的優點來閃躲攻擊,再從閃躲的過程中找出對他最有利的近身攻擊,對武術悟性高到連教他的教練都自嘆弗如,她的武術還是他教的,還能怎么比?

  「可惡!」

  「蓉姊姊,沒關系啦,驥很尊重你、不會對你不尊敬,如果他惹你生氣,我幫你教訓他。」羅桑安慰她。

  「真的嗎?」高蓉宇不太相信地瞟瞟她。

  拜托,她自己都被羅驥從小管到大,還怎么教訓他?

  「當然是真的,驥會聽我的,對不對,驥?」她可是姊姊喔!

  「你說的當然對。」羅驥附和姊姊的話。

  羅桑非常滿足地笑了。

  「姊,你的果汁我榨好了,你來這里喝。」羅驥從廚房里端出一杯鮮榨檸檬汁,還特別調過味,保證不酸。

  「好。」羅桑很高興就坐到吧臺那邊去。

  人家一叫她就跑去了,這樣還想幫她出氣?算了吧!

  「還在不平衡啊?」高鵬宇揉揉自家妹妹的頭。

  「沒有。」聳聳肩。

  換個方式想,她最擅長的,只有打架和吵架,至于那些彎彎曲曲的計謀、談判、陪笑臉,和說話像投射飛彈一樣的去轟炸對方,就派羅驥去打頭陣兼解決,也可以省下她很多麻煩。

  反正他們四個和羅爸、羅媽是自家人,對自家人,她一向不太計較,就便宜驥那小子吧!但,對于不是自家人的人,那她當然要計較到底了。

  沒有父母親的生活,卻有兄長完全的疼愛,羅爸羅媽的照顧與羅桑和羅驥作伴,高蓉宇不再稀罕當「高家人」。

  尤其,在高鵬宇滿二十歲那年,在律師的見證下,兩兄妹和父親協議條件,在父親的要求下正式脫離高家,鵬宇成為一家之主,但他替自己和妹妹爭得「高遠飯店」位于臺灣東部的分支飯店及臺幣一千萬元,作為兄妹倆放棄繼承權的條件,高父不甘不愿地答應。

  這種結果,讓高蓉宇對父親不再留存半點情分。

  「蓉蓉,你想跟他說點話嗎?」趁父親與律師正在商量讓渡的文件內容,高鵬宇小小聲問妹妹。

  「不想。」她毫不猶豫地搖頭。

  小時候,父母剛離婚的時,蓉蓉有一陣子很叛逆,在學校老是惹事,但這沒有引來父親或母親的關愛,只有兄長不顧自己的課業,請假到學校帶回她,替她解決所有的麻煩事。

  從那時候開始,她就不再認為自己有父母親了。她只有哥哥,也只重視哥哥。

  聽見妹妹的回答,高鵬宇只是摟了摟妹妹,靜待律師的文件。

  放棄繼承的聲明、飯店過名、一千萬的現金支票,再加上當時未成年的蓉宇的監護權讓與,全由高鵬宇簽署,從此不只是生活,連名分上,他們兄妹都不再跟飯店大亨高志遠有任何關系。

  之后,高鵬宇開始一邊經營飯店,一邊讀研究所的生活。

  位于東部的這家分支飯店規模并不大,但隨著到東部旅游人士的逐年增加,高鵬宇利用一千萬再加上貸款,重整飯店門面、客房,將飯店名稱改為「洄瀾夢土」,摒棄原有的傳統管理模式,改用日式的服務導向,再積極與旅行社合作,推行半自助游的招攬模式,成功為飯店打出口碑,并逐步擴大規模,短短五年內,洄瀾夢土便擴張成為全臺知名的度假飯店。

  而高蓉宇,就是洄瀾夢土唯一的股東,擁有飯店百分之四十的股權,每年靠營利分紅,不用工作就可以過很奢華的生活,根本不用擔心有沒有收入這種問題。

  所以大學畢業后,在別人汲汲營營、努力為生活打拚的時候,她很理所當然地隨興過生活,日子悠閑到令人嫉妒。

  *

  基本上,高蓉宇不是一個會多管閑事、自找麻煩的人,她的朋友少到幾乎完全沒有,不是她懶得跟人交誼,就是態度冷淡到別人沒辦法跟她深交。

  她也不是一個會主張生活要過的多有意義的人,所以當然也不會攬任何麻煩或責任上身。

  除了她視為家人以外的人的事,她是很懶得理的。當然,還有兩種人除外,一種是她看不順眼的人,另一種就是找她麻煩的人。

  高蓉宇自認絕對不是那種會找架打的人,但如果有人想找她吵架、打架,她也是會奉陪的,因為她的字典里,沒有「逃避」和「認輸」這兩個詞。

  偏偏上天是很神奇,又很愛跟人作對的,所以,有緣千里來相會的往往是仇人,會狹路相逢的一定也是冤家,至于柳暗花明又一村、半路遇貴人那種,是小說里才會發生的事,現實生活里就別想了。

  因此,在這個號稱住了好幾百萬人的臺北市區,她什么人不好相遇,卻老是會遇到一些讓人很想罵「四聲字」的人。

  在高蓉宇人生列名簿上,會被列為「討厭」等級的也不過就是那幾個,偏偏她不小心就會遇到,讓她老是懷疑到底是老天爺從她出生開始就看她不順眼,還是她的八字不好,特別容易招小人?

  十一月天的午后,蓉宇在背包里塞了一本剛買的奇幻小說「吸血鬼獵人D」,找了家燈光美、氣氛佳,不會出現吵雜聲音的地方,點了壺茶、配上一盤特制的手工餅干,一個人占住靠窗的明亮位置,窩在舒適的沙發座里就開始看書。

  嗯嗯……D真是帥……個性外冷內溫、外表又俊美的讓女人無法自已地愛上他……

  高蓉宇看得太專心了,完全沒察覺隔壁桌的男人唇角含笑,眼神毫不客氣地望著她自然而忘我的神態。

  反正當事人一點也沒察覺,也沒抗議,他樂的當個光明正大的偷窺客!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天津时时时间差刷法 北京快车pk 云南省福彩中心地址 十一运夺金开奖音乐 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快速赛 内蒙快3助手下载 澳洲幸运8开奖网app中发白 曾道正版资料免费大全下载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