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3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80……53……是……八樓……

  她……住1132,在……十一樓……

  蓉宇努力在昏眩的腦子里,想清楚自己要怎么走,可是她愈來愈沒力,身體也愈來愈覺得熱,臉色不正常地發紅,她扶著墻,支撐著自己往電梯門走去。

  只要能到電梯,或者找到飯店的工作人員,她就有救了。

  希爾頓是家知名的跨國飯店,絕對不會容許有人在飯店里開轟趴派對又嗑藥助興,她必須……離開……

  「快點,大家分開找!」身后傳來一堆男生的聲音。

  可惡!

  她用意志力撐住自己努力走向電梯,好不容易走到,扶著墻的手突然下滑,剛好壓到上樓的按鈕。

  叮的一聲,中間的電梯開啟,可是她沒力氣站起來了。

  「我要搭電梯!」她努力用英文喊出來,聲音卻很沒力。

  在電梯里的人聽到了,兩道金色的濃眉揚了下,從電梯里探出身。

  蓉宇抬頭,一看到那人,立刻覺得自己今晚鐵定是被衰神附身。

  為什么不是別的旅客或者飯店人員,偏偏是個阿兜仔!

  「蓉宇在那里!」一句中文令蓉宇一驚。

  「老天。」阿兜仔低呼了聲,出口的竟然是中文。

  蓉宇沒時間驚訝,只知道絕對不要被那群男生逮到。

  「請帶我……找飯店人員……唔——」她指住嘴,頭暈的好想吐。

  阿兜仔當機立斷,抱起她就閃進電梯里。

  「喂——」那群男生追之不及,只能眼睜睜看著電梯往上升。

  *

  好難過……身體好熱……她不斷撥開身上蓋著的東西,可是那東西卻不斷蓋回她身上。

  她的頭很暈,開始變成偏頭痛……讓她覺得惡心、想吐……有好幾次她都惡出來了……

  她的眼睛睜不開,卻記得之前發生的事,心里很氣很氣……氣到想哭……又忿忿地抹去眼角汨出的淚。

  可惡、可惡!

  這筆帳……她非算不可……

  蓉宇完全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,又做了些什么事,但看顧她的人可一清二楚。

  阿兜仔沒有直接帶她去找飯店人員,反而是將她帶回頂樓的套房,再以電話傳喚飯店經理前來。

  經理一看見她,立刻驚的瞪大眼。

  「你認得她嗎?」阿兜仔用日文問。

  「記得。」經理立刻說道:「她是四天前來投宿的臺灣團,聽說他們這團是來畢業旅行的,總共四十六個人。」回答完后,經理才反問:「請問霍曼少爺,她為什么會在這里?」

  能住進頂樓的貴賓套房,阿兜仔的身分當然不同凡響,所以飯店經埋的態度非常恭敬又非常客氣。

  「我在八樓的電梯口碰到她,當時,她似乎被一群男生追著。」

  「啊?!」飯店經理立刻臉色凝重。

  「發生這種事,你知道該怎么處理。」阿兜仔淡淡地道。

  飯店經理卻非常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「我明白。」飯店經理點頭。「后續結果,我會再來向您回報,那這位小姐……」

  「讓她先留在這里,你去吧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飯店經理立刻退出去,然后拿起對講機,交代報警的同時,也撂了人往八樓殺過去。

  阿兜仔的注意力再回到她身上。

  她一直在說夢話,語氣非常氣憤,頭痛地呻吟,又止不住嘔吐,在他幫她脫不沾到穢物的衣物的時候,她又拚命掙扎。

  「放開、放開……」

  「放心吧,你很安全,他們抓不到你的。」制住她揮舞的雙手,他在她耳邊安撫。

  聽見這句話,她掙扎得沒那么厲害了,可是依然很驚懼,但總算是能夠讓他替她換下衣服。

  翻鬧了大半夜,她臉紅的程度總算褪了些,吐到幾乎沒有東西可以吐,她也總算能睡了。

  抱她到浴室清洗過后,他暫時以干凈的大浴巾叩包著她,放到沙發上,然后再打電話要飯店派人來整理床鋪及更換其它物品,接著讓她臥回干凈的床鋪上,才請一名醫生過來。

  「霍曼先生,這位小姐應該沒事了,等她休息過后醒來,就好了。」醫生在診查過后,這么說道。

  聽見醫生的報告,他這才放心。接著,飯店經理又來,回報那群畢旅學生目前的狀況后,已經是凌晨六點。

  天明的亮光穿過白色的窗簾透進房里,阿兜仔喝著剛泡的熱茶,半躺在沙發里,看著放在腿上的Notebook,手上的Mouse不住移動,一邊觀看歐洲股市行情與商業資訊。

  望向她偏白的臉容,他的心居然有著隱隱的揪動,再想到被子下她嬌柔馨白的身軀——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會產生不受控制的感受。

  但,他實在沒有乘人之危的嗜好,只好以公事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
  依她昨晚的反應看來,她的個性一定不屬于柔弱那一型,也不會故作姿態來吸引別人;他開始期待她醒來后,對自己現在處的情況會有什么反應了。

  兩個多小時后,床鋪上有了動靜,他把Notebook擺一旁,起身走到床鋪邊坐著看她醒過來。

  蓉宇輕輕眨動眼睫,慢慢轉醒,頭雖然不痛了,但是暈眩的感覺還在,讓她一時之間有點弄不清楚自己的狀況,直到眼睛張開,看見一張英俊的足夠讓女人犯罪的男性面龐——

  男人?而且是……外國人!

  她猛然要坐起身,可是身體還沒恢復力氣,又無力地躺回去。

  「小心點兒。」阿兜仔扶住她,將她放回枕上,雙眸里的神情像在看一個不聽話的小孩。

  去他的不聽話!

  「你是誰?為什么在這里?」她語氣不善地問。

  「杰克·霍曼,這里是我的房間。」他笑著回答她的話。

  他的房間?!蓉宇瞇起眼。

  「我為什么會在這里?」

  「你忘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嗎?」他挑眉。

  蓉宇眉頭蹙緊,然后想起Party里的情形,那只韓氏沙豬、自己逃出來,到電梯口……

  「是你!」那個電梯里的阿兜仔!

  杰克一笑。很好,至少她腦袋已經恢復正常,也沒有得健忘癥,顯然昨晚的酒應該沒留下任何后遺癥。

  「你為什么把我帶回你的房間!」她質問。

  杰克俊眉再度一挑。

  「我救了你,你應該先說聲謝謝吧?」對救命恩人用這種質詢法,是很沒禮貌的。

  「我是要你帶我去找飯店的人,不是要你把我帶回你的房間。」她更沒好氣地瞪他一眼。

  沒辦法,看到阿兜仔,她的脾氣就是好不起來,語氣更是客氣不起來。

  「就你昨天晚上那種情形,如果是把你交給飯店經理,你現在醒來的地方,很可能是在日本的警察局。」

  「就算在警察局,又怎么樣?」

  「你覺得在警局的看守處過一夜,比在飯店的貴賓套房好好睡一夜舒服?!」他挑眉,忍不住唇邊的笑意。沒有人會這么自虐吧!

  「與其在你房間里,我寧愿去警察局。」她瞪著他臉上礙眼的笑容。

  「別忘了,昨天晚上是我救了你的。」沒有感謝他,至少也無須敵視他吧。

  事實就事實,蓉宇只好閉口不語,動了動手臂,覺得自己有力氣了,又試著從床上坐起來。

  他沒阻止她,只是望著她。

  蓉宇坐起身,覺得肩膀怎么涼涼的,奇怪地低下頭,臉色立刻刷白。

  「我——」

  她身上……居然什么也沒穿?!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vr赛几点停盘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福利彩票快乐走势图 福建快3走势图1000期 vr赛 一小时多少钱 四肖八码中特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江西时时结果走势图 2019年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分析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