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4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「你這個大色狼到底對我做了什么事?!」蓉宇抓緊棉被抵在胸前,然后朝他大吼。

  「你以為發生了什么事?」他莞爾一笑。

  「你——你——」蓉宇氣得呼吸急促,講不出話,只能瞪著他,憤恨的眼神不斷射向他。

  如果眼神可以變成利箭,杰克現在大概已經被萬箭穿心了。

  「你要不要先問我,是誰把你身上的衣服脫掉的?」他好心地建議。

  另一記殺人目光射向他。

  「是誰脫我的衣服?」她咬牙地問。

  「我。」他很高興地回答。

  裝——肖——維,

  蓉宇一記拳頭立刻揮向他臉龐,杰克輕易接手,包住她拳頭。

  「要不要再問問,為什么我會脫掉你的衣服?」他笑笑地再道,看在蓉宇眼里,只覺得他在耍著她玩!

  「不問了!放開我!」蓉宇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卻怎么都抽不回來。

  可惡,等她穿好衣服,力氣恢復了,肯定要把這個阿兜仔扁成肉醬!!

  「女孩子脾氣太硬,對你沒好氣。」他微一使力,她就向前撲,正好倒進他大張的懷抱里。

  「你做什么?!」一手被制、一手緊拉著棉被不敢放,就怕春光外泄,又被這個色胚看光,讓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他抱住。

  「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」他淡淡地問著,拉起棉被包住她裸露出來的后背。

  他意外輕柔的舉動讓蓉宇愣了下,一時忘了他是討厭的阿兜仔。

  「只是一場同學的歡樂Party,我沒想到——」她怎么乖乖回答?蓉宇趕緊頓住,轉變語氣:「放開我!」

  「你不知道自己被下藥了嗎?或者……你其實也是嗑藥……」

  「我才沒有!」她生氣地反駁:「我才不吃那種東西,但我沒想到同學的歡樂派對竟——」她閉了下眼,不想再扯下去。「我的衣服呢?」

  「設計你的人是誰?」

  「我為什么要告訴你?把我的衣服還來!」

  「先回答我的問題,除非——」他不懷好意地笑了下。「你想繼續這樣待在我房里,我個人是不會反對啦……」

  「反對你個頭!」

  「唉,你的脾氣真的不太好。」他笑語著嘆息,手指輕拂她額角。

  「干嘛啦!」她兇巴巴地拍開。「你到底想怎么樣?」沒有衣服,她就別想離開這里,更不要說替自己討回公道了。

  「不想怎么樣呀,只是想替你出口氣而已。」他一臉無辜。

  「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。」才不用他多事!

  「你這么說,實在是很辜負我的好意。」他搖搖頭。其實不用她說,他也有辦法查出來。「那么,告訴我你的名字。」

  「才不要!我們最好別再見。」否則她不能肯定自己不會真的出手把他扁成豬頭。

  尤其……

  想到自己被子底下身無寸縷,就讓她又生氣、又覺得難堪、又覺得……無助。

  她最討厭無助的感覺,怎么會讓自己落到這種境地?

  杰克一直注意著她的神情,在看見她眼里閃過難堪與一抹水光時,逗弄的心頓時軟了。

  「如果——」他低首至她耳畔,「我告訴你,昨晚什么事也沒發生,你會不會覺得好過一點?」

  蓉宇倏地抬眼。

  「你說什么?!」可是……她沒穿任何衣服……

  「昨晚,你又吵又鬧,神志不清,又吐得自己整身,我不幫你把衣服換掉,難不成你喜歡自己身上沾著穢物和酒臭嗎?」她委屈不平,他還覺得自己真是自找罪受哩。

  以他的身分,何曾伺候過任何人?!

  雖然這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,都是既甜蜜又痛苦卻又巴不得天天得到的艷遇,尤其她不但有一張美麗的臉龐,更有著一副嬌柔卻恰到好處的雪白身軀,不必任何誘引,就足以挑動任何男人的感官。

  但是,他卻照顧她整晚、替她清穢物,還清洗身子——連他都不懂,他何必為她做到這種地步?

  「我……」蓉宇一時氣弱。

  她當然不會喜歡自己身上沾著那些吐出來的東西,可是——

  「你知道自己一直在罵人嗎?還對照顧你的我揮拳相向!」

  「我——」這下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  她雖然個性好惡明顯,卻也是是非分明的,在明知道自己理虧又欠恩情的情況下,教她怎么還兇得起來?!

  「幸好我反應夠快,不然你現在看到的我,若不是『熊貓家族』的一員,也會是『家有賤狗』的兄弟。」摟她在懷的感覺——居然這么好。

  他哀怨的語氣讓蓉宇一不小心笑了出來。

  他有這么可憐嗎?

  杰克卻是心一縮,整晚的忍耐力在這一刻告罄。

  低頭,他輕托她下頷,溫熱的雙唇倏地覆在她唇上,掠取她誘人的唇瓣!

  蓉宇驚呆了,可是立刻反應過來。

  他在做什么?!

  「唔——」她掙扎。

  這個大色狼,她實在不應該放心得太早!

  杰克沒大認真制止她的掙扎,只是不讓她有機會移開唇而已。

  面對突如其來的吻,她驚訝、生氣,只想逃脫,沒有任何回應,對他探入唇內的舉動,更是直接倒抽口氣,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制止。

  杰克神情閃動了下,一抹了悟同時閃過眼底,讓他掠取的舉動,除了忍不住的欲望,再添一抹溫柔。

  她還在掙扎。

  他笑著放開她的唇,意猶未盡地將吻往下移,從耳垂往后肩頸處窩,傾嗅著她清新的體香,禁不動情動地烙下吮痕。

  「你做什么!」發現自己可以呼吸了,她立刻低吼。

  他卻只是挑了挑眉。

  「你不知道你在男人的懷里亂動,又沒穿任何衣服,那個男人若沒失控,就鐵定是性無能?」

  這家伙……

  「那是因為男人根本是獸類!」她的衣服到底是誰脫的啊?又是誰抱住她不肯放?現在卻怪她!

  「嗯——」他一副深思的模樣。「照你這么說,我好象不應該太紳士。」

  「你什么時候紳士過了?」笑話!

  「既然這樣,那我不客氣了。」就等她這句話。

  他揚起一抹笑容,手臂一翻,讓她仰躺回床上的同時也欺身壓上去,低頭再度吻住她,一手不忘拉開她身前的被子。

  「你做什么?!」她尖叫。

  「做獸類應該做的事。」他居然還口齒清楚地回答。

  蓉宇一聽,生平頭一次不知道該說什么來制止他,可是他愈來愈過分了。

  「你你你……住手啦!」還有住口,不要再吻她了。

  「不要。」很干脆地丟給她回答。

  「你你你……」蓉宇又氣又慌,阻止不了他,又忙著拉回被他扯開的被子,簡直手忙腳亂。

  「別亂動,我不想弄痛你。」他輕而易舉將她所有的反抗全部化為烏有,只有愈來愈撩人的熾吻不斷烙上她身軀。

  「你……你到底想怎么樣啦?!」蓉宇急得哭出來,氣得不知道該怎么辦,忿忿地想掩去無助而落的淚水。

  杰克是很想繼續,因為她真的很讓他心動,可是比心動更多的,卻是為她的淚水而感到心疼。

 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讓他有過這種感覺。

  「其實,我一點也不想怎么樣。」硬生生壓回體內的欲望,用棉被將她重新包好,摟在懷中。

  「我討厭你!」她忙著掩住臉,不讓人看見。

  「哦?」他莞爾。

  「我討厭男人,」她又道。

  「嗯。」他輕應一聲,撫著她肩上被他烙下的吮痕。

  她細瘦的雙肩因想忍住淚水而微顫,在她剛強的脾氣外,添上一抹令他無法抗拒的柔弱,讓他無法再繼續隨性「欺負」她。

  「為什么男生就是那么自大,自以為自己是萬人迷,女人非得匍伏在他們腳邊不可!得不到,就只會耍那些下流的手段,卑鄙無恥!」她罵。

  杰克直覺,她現在罵的人并不是他,那么……應該是昨晚想設計她的人羅……

  「你也是一樣!」她倏忽抬頭,沒再流淚了,但是眼眶紅紅。「只會乘人之危,要不是……」她身上沒衣服。「我一定扁你!」

  比起揍人,她更不想再被人占便宜!

  「誰叫你那么讓人心動。」他啞然失笑,手指輕柔地拂去她頰上的淚痕。

  「大色狼!」比起之前痛惡的叫罵,她現在的語氣,莫名地多了點嗔怨。

  「嗯……」他沉吟了下,「碰上你,不變成色狼的,大概不是男人。」

  噗。

  她的火氣又被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澆熄。

  「你……快點把我的衣服還我!」不想順他的意思笑出來,她別開臉,故作兇惡。

  「你的衣服我讓人處理掉了。」他一臉抱歉。

  她睜大眼。

  「不過,我替你準備了另一套衣服。」他的眼神飄向床角。那里有一套跟她原來穿的同類的衣服。

  兩件式上衣、牛仔褲、休閑鞋,另外還有素色的貼身衣物擺在最上面。

  高蓉宇無法克制的臉紅了。

  「我、我可以回房間拿自己的行李,穿我自己的衣服。」

  「我送東西,是不允許別人拒絕的。」他低首望著她,口氣雖然平淡,但是霸氣卻在神情里表露無遺。

  「如果你不想穿那些衣服,我們可以繼續這樣在房間里待著,我不介意你穿這樣陪我用餐。」說到最后一句,他眼神很邪惡地掃過她全身。

  「你這個——」

  「大色狼?」他替她接了下去。

  蓉宇只能瞪著他。

  「怎么樣,穿還是不穿?」他笑的非常欠扁。

  *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上海快三app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时时计划群发 2016年大盘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 最新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3双双字谜 青海快三走势图带线图 福彩3d图谜字谜总汇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会员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