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4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淑女不吃眼前虧。

  淑女報仇,三年不晚。

  蓉宇深呼吸、再深呼吸、再深呼吸,好不容易壓下拒絕的話,只是很火大地朝他命令一句:

  「放開我,到沙發那邊去背對著我坐,不準轉回身!」

  杰克挑了挑眉,長這么大,還從來沒被人這么命令過。

  不過,他非常明白見好就收的道理,所以很紳士地退開身,依她的指示到沙發那邊坐著,等她換好衣服。

  蓉宇則是穿著衣服,臉蛋爆紅。

  這家伙居然那么清楚她穿的衣服的尺寸,再想到他脫了她的衣服,又替她清洗

  天哪,她怎么會遇到這種情況?!

  如果可能,她非常想立刻「水遁」回臺灣,一輩子不要再見到這家伙!

  可是她從來不退縮的,遇到任何事都堅持自己面對,再加上他昨晚的確救了她,沒讓她落在那只韓國沙豬手上,光憑這一點,她就欠他一份人情。

  而她高蓉宇是恩怨分明的,絕不會賴帳。

  五分鐘后,她穿戴好衣物,進去浴室再梳洗了下,用飯店提供的梳子梳好頭發,才走出來。

  沒想到明知道她進去盥洗了,他仍然沒有轉身,只是繼續操作著Notebook。

  「喂!」她喊了聲,他才轉回頭。

  「我可以轉回頭了?」他微笑,關上Notebook。

  蓉宇訝然。

  他該不會因為她沒說可以轉身,所以就不轉身吧?

  這家伙到底是色狼,還是紳士啊?!

  「餓了嗎?我請你去吃早餐。」他站起來。

  「不用了。」蓉宇看著他,雖然很不甘愿,但是該說的話還是得說。「謝謝你昨晚救了我,再見。」

  「這樣就走,太無情了吧?」他搖頭嘆氣。

  「不然你想怎么樣?」她立刻轉回頭。

  他那是什么表情,一副她很忘恩負義的模樣。

  「好歹我救你一次,你至少也該請我吃一頓,才算表達謝意吧?」

  「君子施恩不望報。」

  「我是個商人,比較講究付出跟回收的比例。」

  「果然是蠻夷!」

  「難道中國人做生意就不指望賺錢、不講究利益回收?」他挑眉。

  這家伙居然都聽得懂,怎么一個外國人中文卻這么好?她懷疑地看著他。

  「喂,你真的是外國人嗎?」不是故意染發、戴有色隱形眼鏡吧?

  「我是英國人,如假包換。」頂多……他體內不小心流著一半東方的血而已。

  「哼。」果然是她想大多。

  「快想一下,你要怎么報答我的救命之恩?」他逗她問道。

  果然,她臉色一沉。

  「你是不是男人啊,不過是做點小事就一直邀功。」她白他一眼。

  「救你一命怎么能算是小事,除非你覺得自己的命不值錢。」她的反應就像皮球,一拍就反彈,精彩的讓人忍不住想開心,又覺得她的反應實在很可愛。

  而他,好象有點逗她逗上癮了。

  「我……」蓉宇當然不會認為自己的命不值錢,但是——

  「雖然救了我,但是你也占了我的便宜啊!」她氣憤的臉頰上,隱約浮現可疑的紅暈。

  「你錯了,我根本沒有占你便宜。」他嚴肅否認。

  「你敢說你沒有?!」那是誰把她給看光光了,搞不好……還撫過她,而且,他剛剛還差點……侵犯她!

  「剛剛那是對一個迷人女子的正常反應,你那么誘人的在我面前,還要我沒反應,未免太強人所難了,我只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男人。」又不是性無能。「如果我真的想占你便宜,就不必顧慮什么,剛剛也不必停下來。」

  蓉宇咬了咬下唇,就是很不甘愿。

  「算我倒霉。」昨天晚上一定是她的災難夜。

  逃了虎口又進狼嘴,只不過這匹狼……稍微有點良知而已。

  「所以,你承認自己的確欠我一份情了?」

  「你想怎么樣就直接說,不必拐彎抹角。」她又白他兩眼。

  「這個嘛……就要看你的誠意羅!」他微笑。

  「如果我就是不理你,拍拍屁股走人,你又怎么怎么辦?」她挑釁地問。

  「那,為了維護我『投資』的利益,我只好采取比較激烈的方式。」他一臉抱歉。「到時候,你就要多多包涵我羅!」

  「哼!」她討厭被威脅,所以,就是要試試看他能怎么辦。

  蓉宇轉身往門口走,杰克從她后方追來,摟住她的腰,蓉宇轉身的同時一記手刀劈出去,杰克抬手擋住,順便抓握住她手腕,制住她一手。蓉宇變招抬腿攻擊,杰克輕松抓著她的手往下移,正好擋住她曲踢的腿,再拐了撐住她全身重心的那只腳,蓉宇驚呼一聲。

  「呀!」重心不穩,蓉宇閉上眼準備往下跌。

  杰克摟住她腰的手臂及時發揮作用,抱起她的同時旋個身站穩,兩人身軀相貼合。

  蓉宇微喘地伏在他胸前。

  「你的武術練得不錯。」反應很敏捷,可見得她常練,而且下過一番工夫,拳腳都很扎實。

  她不理他,只想著如何掙開他的抓握。

  「如果我不放手,你打算跟就這樣耗上一天嗎?」他含笑低問。

  她抬眼,瞪他。

  「你愈這樣,會讓我愈我舍不得放你離開的。」從來沒有女人會迫不及待離開他身邊,她是唯一的一個。而且,她還不客氣地對他拳腳相向。

  不過,明明是很暴力的行為,由她做來卻只讓他覺得可愛。

  她的不服輸看在他眼里,只顯得更加令人心動。

  「是不是每個你救的人,都得接受你這種對待?」她忿忿地問。

  「那當然不一定。不過,通常我是不會出手救人的,昨晚是例外。」他摟著她往沙發移動,讓她坐在自己懷里。

  「意思是,我得非常謝謝你昨晚突發的善舉羅?」她瞇起眼。

  「不用太感謝我,只要有誠意,意思一下就可以了。」他一副他很好商量,又很不貪心的模樣。

  這個自大狂!!

  拳腳打不贏他,她人又在他的地盤上!蓉宇只能冷靜下來動腦筋。

  她是絕對不想跟他多牽扯的,只想好好回敬一下那只韓國沙豬,然后回臺灣,把這件事忘的一干二凈。

  「怎么樣,想好了嗎?」唉,她一副巴不得把他忘記的模樣,真是讓他有點傷心。

  「這次,算我欠你一個人情,如果你到臺灣,又找到我,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。這樣可以了吧?」蓉宇做出承諾。

  「當然可以。」杰克笑著點點頭,然后問:「你說話算話嗎?」

  「當然。」她從來不曾說話不算話,敢懷疑她的話,再白他一眼。

  杰克悶笑。

  「你真的好可愛,只可惜現在我還沒有空。」他在放開她之前,又在她唇上偷了個吻,在她變臉前及時放開她。

  大色狼!

  她狠瞪他以表示怒氣,他卻回以賴皮的一笑,不以為意。

  「以后小心點兒,別再輕易相信別人。」雖然她有自衛的能力,但若是別人使詐,她還是會吃虧。

  「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。」他以為她有那么笨嗎?

  「小心點兒,對自己總是好的。」他可不希望她再出一次狀況,那時候她不見得能有現在的好運。

  「羅嗦!」她起身,連聲再見也不說,拉開房門頭也不回地就走人。

  杰克卻是輕笑著搖搖頭。

  她這樣的個性,沒有一個人在身旁保護她,肯定是吃虧定了。

  而她一副希望永遠都不再見到他的模樣,還真是傷他的心。不過,霍曼家的人,是一鎖定目標,就會全力達成,所以,說永遠不想見到他的她,是注定要失望了。

  「臺灣見了。」美麗嗆佳人。

  *

  后來,高蓉宇根本沒機會親自報仇,因為那些人全被關在警察局里扣留著,沒那么快被放出來。

  沒關系,山水有相逢,這筆帳她記著。

  飯店經理親自關照她,提供她一切所需的服務,保證她在飯店內的安全,并且提供特別服務,讓她可以免費住宿,直到她離開日本。

  但是,蓉宇已經游興全失了。

  請飯店經理替她訂機票,經理還不肯收錢,特別派車送她到機場,并且保證她下回有機會再來時,一定會提供特別住宿給她。

  這種禮遇……還真是讓蓉宇受寵若驚,并且很懷疑,該不會是那個阿兜仔搞的把戲吧?

  能住進頂樓的貴賓套房,已經表示他的身分應該不簡單,但是能令飯店經理這么戒慎的提供她特別服務,還真是令人感到吃驚。

  杰克·霍曼,到底是什么人啊?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精准五码中特 辽宁12选5机选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时时 红姐图库77880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中彩网3d综合分布走势图 时时宿水 澳洲幸运8开奖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