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8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蓉宇一回到家,就發現……家里的感覺不一樣,廚房里飄出的菜香不是平常小桑煮的那一種,而是——

  「哥!」看見從廚房里端菜出來的男人,蓉宇立刻撲抱過去。

  「小心。」穿著圍裙的高鵬宇連忙將手上的菜放在桌上,空出兩手來迎接妹妹,正好接住。

  「哥,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」看到大哥,蓉宇非常高興。

  「下午。」一放假,他就先回來,發現家里沒人,又出去超市買了一些食物回來。

  「這次放幾天假?」

  「明天晚上就得回去報到,不過再兩個星期,我就有五天的長假。」

  本來聽到第一句,蓉宇很失望的,不過想到后來的五天,她又笑開了。

  「來吧,洗洗手準備吃飯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蓉宇點頭,放開哥哥去洗手,然后想到:「小桑呢?」

  「她和藍司今天約在外面吃。」鵬宇回道。

  事實上,藍司一聽到他放假回來的消息,立刻說他要帶小桑出去約會,謝絕任何電燈泡。

  「」定是藍司的主意。」蓉宇笑著坐下來,接過哥哥添的飯。「他巴不得可以天天單獨跟小桑在一起,不被任何人打擾。」

  交往都快半年了,藍司一樣很「黏」。

  「我猜,是平常在家的時候,你老是跟他吵架吧?!」對自己的妹妹,高鵬宇太了解了。

  「誰叫他老是要惹我,」蓉宇理直氣壯。

  「你還是不喜歡他嗎?」蓉宇一直覺得小桑配藍司,實在是太便宜藍司了。

  「也沒有啦,」其實她也知道,兩人雖然常吵嘴,但藍司是將她當在一家人看待的。「只是跟他吵習慣了,突然不吵很怪耶。」

  所以說,這完全是習慣惹的禍。鵬宇莞爾一笑,兩兄妹開始夾菜吃飯。

  「你最近在忙什么?」他一回來,小桑就說最近蓉宇天天出門,并且都很晚才回來。

  「沒什么,招待一個朋友而已。」

  「什么樣的朋友?」

  「一個外國人,在日本認識的。」蓉宇沒跟大哥提過在日本發生的事,因為她沒事嘛,所以也就不說,免得大哥又擔心。

  「難得你會把他當朋友。」蓉宇從小就討厭外國人。

  「那是不小心的。」誰叫她欠了他一份情。

  鵬宇笑了笑。

  蓉宇不想說的事,硬逼也沒有意義,自從他去服兵役之后,兩兄妹半個月、一個月才有機會一起吃飯話家常,從小就相依為命的他們,很珍惜在一起的時間;兩人很快吃完飯,鵬宇負責清洗,蓉宇則在一旁擦盤子。

  收好廚房的東西,兩人移到客廳泡咖啡。

  看著飯店傳來的報表,鵬宇愈看,眉頭蹙得愈深。

  「哥,怎么了?」

  「飯店的帳不對。」

  「咦?」蓉宇一聽,立刻坐到哥哥那邊的沙發,」起看Notebook的螢幕。

  「這些帳,會計部都已經開出支票給付,列為費用支出,票期已經過了半個月,銀行那邊卻沒有兌現紀錄,但是我們飯店的現金資產卻短少了。」而且短少的數目不小。鵬宇指道。

  蓉宇也是學商的,報表她一看就懂。

  「怎么會這樣?」

  除了報表的誤差之外,郭經理也留下緊急訊息,請鵬宇一看見務必回電給他。

  「我必須下去查一下。」鵬宇臉色凝重。

  自從接手經營洄瀾夢士,求學時期他是兩邊跑,花費許多心力在課業和事業上,在服役前將飯店的經營穩定下來;而服役后,例行報表由蓉宇代為審核,飯店經營則委托郭經理全權處理。

  「哥,你明天得收假,就算現在去也趕不及回來的,我去好了。」兵役期間放假收假,時間是沒得商量的,只能遵照約定,她才不希望大哥為了飯店而觸犯到軍中的紀律。

  「但是……」除了報表,蓉宇并不了解飯店實際的經營情況。

  「我先去看看情況,再跟你聯絡。」

  「好吧。」也只能先這樣了。

  鵬宇立即回電給郭經理,告訴他明天蓉宇會趕過去的訊息,順便交代他立即進行財務部徹查。

  「放心吧,哥哥,」她偎到兄長的肩上,「不管發生什么事,只要我們都平安,就沒有什么過不去的。」

  「也對。」他笑著摟了下妹妹的肩。

  但是,飯店是他們兄妹往后生活的最大保障,如果失去,那他們一切就都得重來了。

  *

  隔天早上,蓉宇搭機南下到花蓮,直接進飯店,找來經理。

  「大小姐,你來了。」郭經理將她領人辦公室,還特地吩咐助理,不準人任何進來打擾。

  「郭經理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」

  「大小姐先請坐。」

  等蓉宇坐進沙發后,郭經理再倒了兩杯茶過來,一杯放到蓉宇面前。

  「是我太疏忽了,才沒有注意到財務部的異樣……」郭經理開始說明情形。

  洄瀾夢土的主管級干部,大部分是以前「高遠東部飯店」的舊人員,高鵬宇接手的時候并沒有開除他們,只是說明自己預備進行的經營方式,愿意留下的就留下,想另謀高就的則發給一筆遣散費。

  飯店部郭經理和財務部姚經理,都是當時留下來的員工。

  自從改名洄瀾夢土后,飯店營一直很順利,業務發展更是超越以往;由于鵬宇無法長期守在飯店,所以他也放權給郭經理,自己只定時,和在必要時,才會干涉飯店的經營。

  五年下來,洄瀾夢土已經發展成一流度假飯店,前景看好,卻沒想到姚經理在這時暗中挪移公款、中飽私囊,等郭經理發現的時候,姚經理早就請了特休假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鵬宇看到的報表,其實是上個月的。

  「飯店短缺多少現金?」蓉宇臉色凝重。

  「五千萬。」昨天,郭經理已經徹查過項目,也盤問過財務部的人員,這才發現他們沒人發覺姚經理動的手腳,也沒注意到票期的變動。

  顯然,那些票期,是在會計簽出后,送到姚經理復核那關,才被姚經理以偷刻的印章改掉。

  「公司還剩多少流動資金?」蓉宇問道。

  「只剩一千萬不到。」郭經理一臉擔心。

  五千萬,已經超越了飯店的周轉金,再加上那些應付而尚未軋進銀行的支票

  蓉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
  「大小姐,很抱歉,我沒有把飯店經營好,辜負了董事長的期待……」雖然錯不在他,但郭經理仍然很自責。

  他和姚經理共事多年,一直是默契很好的搭擋,一個經營、一個負責財務,沒想到大信任的后果,卻是姚經理在背地里侵吞公款,郭經理不但失望,而且覺得自己沒有盡到監督的主貝任。

  「郭經理,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,是得想辦法解決問題。」蓉宇冷靜地道:「你報警了嗎?」

  「還沒。」這件事一旦曝光,誓必影響到飯店的信用,而那些手上拿著票的往來客戶,很可能會急著軋票催款,但飯店如今的現金并不夠支付所有款項……

  蓉宇立刻明白郭經理的顧慮,頓時也猶豫起來。

  哥哥晚上收假,如果告訴他,他又堅持要趕過來,那——不行,不能讓哥哥為了飯店卻觸犯軍法,但是她也無法獨立處理這些事……

  蓉宇想來想去,不知道該從那里著手才好。

  「大小姐,董事長在嗎?」郭經理問道。

  「他在,但是晚上就得回部隊報到。」

  「那么,還是通知董事長吧!」這么大的事,沒有董事長的裁決,他實在不敢擅自作決定。

  「好吧。」蓉宇想了想,只能同意,拿起手機撥號。

  在臺北的高鵬宇看到來電顯示,立刻接起電話。

  「蓉蓉。」

  「哥,我跟郭經理談過了……」她把郭經理說的情形轉述一遍,「我和郭經理無法決定下一步該怎么做。」

  鵬宇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出聲:

  「先報警,讓警方先通緝姚經理。」

  「好,先報警。」蓉宇點頭,示意郭經理照辦。

  郭經理小聲走出辦公室,到助理室打電話報警,免得影響到他們兄妹通話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天津时时彩开奖视频结果记录 2019年特马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重庆时时真的假的 陕西快乐十分0625017期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停 pk10刷回水技巧 福建时时快3 绝对四码期′期100准 内蒙古时时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