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8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「再來,先查出我們應付而未付的帳款有多少,包括銀行部分的貸款;然后清點出飯店剩馀的全部資金。

  我的私人帳戶里還有一百多萬的現金,另外,我會將所有投資變賣,三天后現金會轉回帳戶,至少有七百萬,也可以挪用,你和郭經理研究一下,帳款能延付則延付,但要以不損及飯店信譽為原則。」鵬宇的反應比蓉宇想象中冷靜。

  「我知道了,我也還有三、四百萬……」

  「你的錢不要用。」鵬宇打斷她的話。

  「為什么?」蓉宇不明白。

  「那是你以后生活的保障,你得留著。」他只為唯一的妹妹著想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蓉蓉,聽我的話,如果飯店保不住,臺北的房子和你的存款,就是我們兄妹倆唯一的后路,明白嗎?」鵬宇說道。

  蓉宇咬了咬唇。

  「我懂了上再怎么樣,哥哥都只顧著為她想,但是蓉宇同時明白,只要她的部分能留下來,她和哥哥才不會連生活都過不下去。

  「你明白就好。」鵬宇這才放心,「你先留在飯店幫郭經理處理,隨時把資料傳給我,我會慢慢研究。另外,你三天后再回來一趟,我會把存簿及印鑒放在你房里,你再視情況使用。」

  「好。」蓉宇點點頭。

  「那么,一切都要麻煩你了,蓉蓉。」發生這樣的狀況,他卻無法親自處理,反而要妹妹奔忙,他覺得自己實在很失職。

  「才不是麻煩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」蓉宇嗔笑著抗議。「哥哥,你不要太擔心,這點挫折不會打倒我們的。」

  「你也是,別太勉強自己,有任何狀況,你隨時通知我。」

  「好。哥哥再見。」

  「再見。」鵬宇收線。

  一切斷電話,鵬宇的表情立刻冷了下來。

  蓉宇出發后,他一直在家里看報表,光從上面的數字變化,就算沒有親自聽郭經理的報告,他也已經了解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
  姚經理在飯店工作八年,但以工作資歷算來,是個年資將近二十年的人,侵占公款絕對不是臨時起意,這種挪移的手法,至少進行了半年,而他又能在事情被發覺前及時逃走,可見得他計畫的周密度。

  但,姚經理侵占公款的動機是什么?純粹貪心?或是受人支使?還是自身財務狀況有問題?

  如果能找出他的動機,也許他的下落就不難查明。

  想到這里,鵬宇立即打了幾通電話進行偵查,然后才繼續看報表,尋找解決的方法。

  *

  報警的第三天,這件事就曝光了,所有拿著支票的往來客戶紛紛來到飯店請款,一整天下來,在蓉宇和郭經理的保證下,所有的客戶總算先行回去,但是蓉宇和郭經理已經累翻了,卻還是得繼續整理帳務資料,排列出付款的優先順序,以及跟應收帳款的客戶請款。

  但就算如此,現金還是不足,因為有些帳款都被姚經理拿到手,現在飯店的帳務,是現金短少,應付又比應收多很多,短期內,帳務根本無法平衡。

  「郭經理,能算得出來還差多少金額嗎?」蓉宇問道。

  「大概二千四百萬。」

  「扣掉我說的八百萬嗎?」那是哥哥的私人存款與投資。

  「扣掉了。」郭經理頓了不語氣。「不過,這是不舍飯店內部的開銷,所以在估計上,還要再加上飯店內部的固定開銷六百萬,而公司預留的現金,至少也要有六百萬。」

  「那就是……要三千六百萬……」以目前的狀況來說,是很大的一筆金額。

  「銀行那邊,原本我們可以增貸出一些現金來周轉,可是現在公司傳出財務不穩的消息,只怕銀行方面也不愿再貸款給我們。」其實郭經理已經打電話問過了,銀行給予的答案并不樂觀。

  蓉宇揉揉額角,這幾天,她睡得很少。

  「大小姐,」郭經理幾經猶豫,但還是得說:「如果我們資金周轉不過來,飯店的經營可能也會產生問題,而銀行那邊……也會有動作。」而飯店的信譽一旦敗壞,是很難再建立回來的。

  蓉宇聽得心驚,知道銀行的可能會有的動作是什么,她閉了閉眼,強自鎮定。

  「先處理我們能處理的部分。我會回臺北一趟,把大哥的私人資金先轉下來,其它的我們再想辦法。」

  「好。」郭經理點點頭。

  「我回臺北,這邊就麻煩你了,如果再有人來請款,能延就盡量延吧。」

  「我明白。」郭經理回道。

  「那我先走。」整理好隨身的東西,她立刻出發到機場。

  蓉宇回到臺北的時間,還是平常的上班時間,家里都沒人,她先去銀行辦理匯款,出來的時候,外面已經下雨了。

  她原本想直接再趕到機場,可是想起好幾天沒跟杰克聯絡,就連她要下花蓮也都沒跟他說一聲,不知道他會不會找她?

  想了一想,她延后原本訂的班機,然后搭計程車到杰克住的喜*登飯店。

  下了車,她淋著雨走到飯店門口,打了個噴嚏。因為身上濕濕的,她不好意思踏進去,正好有服務人員走出來。

  「請問……你有什么事嗎?」一直站在門口。

  「我……」蓉宇猶豫了下,才說道:「麻煩你,我找一個叫杰克·霍曼的房客。」

  服務人員一聽,飛快打量了她一眼,然后不太客氣地問:「小姐貴姓大名?」

  「高蓉宇。」她報上名字。

  「請稍候。」

  服務人員立刻轉往柜臺,以電話聯絡后,然后又趕緊跑出來,一反剛才的態度,變得非常親切有禮。

  「高小姐,請進來稍候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蓉宇只站在大廳一旁,飯店里的冷氣讓她覺得有點冷。

  杰克·霍曼是飯店里的貴賓,連飯店經理都不敢輕待,原本服務人員看蓉宇被雨淋濕、又一身平凡,懷疑她是來攀親帶故的,可是杰克一聽到她,卻很高興,還交代他們不可以怠慢,他才趕緊立刻改變態度。

  不一會兒,杰克從電梯里走出來,一看到蓉宇,立刻大踏步走過來。

  「蓉宇,你——怎么淋成這樣?!」原本要質問她失蹤到哪里去的,可是一看到她被雨淋濕,杰克立刻改變了語氣。

  「這沒什么。」蓉宇抬起頭。「我只是來告訴你,這幾天我有事要忙,所以沒空陪你,我走了。」她轉身。

  「這樣就走,太隨便了吧!」杰克將她拉回來。「到我房間去,先把你弄干再說。」

  「不行,我還要趕飛機。」

  「你這樣子,我不會讓你走。」在她面前,杰克難得這么獨斷。

  「杰克!」她瞪他。

  「你要自己走,還是我抱你走?」

  「都不要,我要去機場啦!」

  「那就是我抱你走。」說罷,杰克一把橫抱起她,轉向電梯。

  「你做什——哈啾!」她及時掩住口鼻。

  「乖乖別亂動,否則你要是掉下來,我會心疼的。」他閑閑地道,穩穩抱著她看著電梯上升。

  「哼!」她生氣了,別開臉不看他,可是心里卻有一種找到依靠的感覺。

  連續幾天處在忙亂和擔憂的生活里,都是因為她不愿意讓哥哥擔心,所以和郭經理把所有的事都承攬下來,兩人忙著看報表、應付客戶,所以吃也沒吃好、睡也沒睡好,其實精神也已經緊繃到極限。

  杰克適時的霸道,正好讓她能夠休息。

  其實在門口的時候,她還一直很猶豫,如果他一點都不會想她,那她不是很自作多情?可是他一下來……她什么都不必猶豫了。因為,他臉上的笑容和急切,是不會騙人的。

  當地一聲,電梯到達頂層,他抱著她走向自己的客房,將她放在沙發里,再拿來大浴巾讓她擦頭發,然后倒來一杯熱開水。

  蓉宇默默擦了下頭發,然后以浴巾包著自己,雙手捧著杯子。

  杰克將房內的空調轉為暖氣,然后坐到她面前的茶幾上,打量著她。

  「你的氣色很不好!」她的臉色很蒼白、眼神也很黯淡,眼下更有睡眠不足的暗影上向開朗的眉頭反常地緊鎖,一點也不像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她。

  蓉宇瞥了他一眼,只聳了下肩,把水喝完。

  「發生什么事?」

  蓉宇垂下眼。

  「蓉蓉,」杰克拿開水杯,轉而握住她的手,發現她手溫冰涼涼的,隨即就用自己的手掌包住她,將體溫傳給她,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」

  她搖著頭。

  「說出來。」他輕柔地哄道。

  蓉宇終于抬起頭,望著他關懷的神情,眼眶不爭氣地紅了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咬著唇,努力忍住淚。

  「怎么了?!」杰克這下真的擔心了。

  蓉宇的個性那么倔強又好強,能夠讓她哭,一定是很嚴重的事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深吸口氣,穩定情緒,可是聲音還是帶著哽音,「我和哥哥的飯店……可能保不住了。」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三中三资料永久规律 双色球开奖时间 广东快乐十分高手论坛 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赛车pk拾彩票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结果 彩6官网 2019年东方心经中特网 内蒙快三号码统计图表 吉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