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嗆辣少奶奶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嗆辣少奶奶 第9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「我會這么要求,不是想得到任何利益,也不是想入股,我只想替蓉宇保住她想保住的東西,錢對我來說并不重要。」身為JH集團的負責人,幾千萬的臺幣對他來說確實不算什么。

  聽起來,他是很重視蓉蓉,但他不認為妹妹會接受。

  「你問過蓉蓉的意思嗎?」

  「還沒有。」在沒有和高鵬宇談過之前,杰克也不會貿然出面,畢竟鵬宇是蓉宇的兄長、又是飯店實際上的擁有者,他才算是當事人,杰克尊重這一點,行事更不會連這點都分寸拿捏都沒有。

  鵬宇仔細想了想。

  「原則上,我同意你在一旁幫蓉宇處理事務,危機解除后,無論你拿出多少資金,我都會如數歸還,但希望你讓給我時間,或讓我分期攤還。」

  「你不需要還——」

  「如果你了解蓉蓉,就該知道她的自尊心有多強。」鵬宇打斷他的話,「私人感情歸私人感情,借貸歸借貸,一定要分清楚。」這點他很堅持,因為他不愿意寶貝妹妹心里留下任何歉疚,以至影響她之后的決定。

  「好吧,但我不收任何利息,這點希望你答應。」

  「好。」雙方各退一步。

  兩人繼續針對姚經理的行為作了一番討論,一個半小時很快過去,鵬宇得回去報到了。

  「鵬宇,我在這里,正式向你提出請求,希望你能同意把蓉蓉交給我,我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她、疼愛她。」杰克正式道。

  鵬宇一笑。

  「這件事,要問蓉蓉本人的意思,我只希望她快樂。當然,你也得證明你的能力。」就看他怎么幫蓉蓉處理這件事了。

  但是,對于他事先知會的舉動,鵬宇是欣賞的。杰克輕松口若的外表下,其實有一副精明的心思,否則不會找上他。

  「我明白了。」杰克點點頭,「那我們再聯絡。」

  「再聯絡。」鵬宇點頭,然后起身離開。

  吾家有妹初長成哪!他終于也體會到幾個月前,小驥不舍的心情了。

  *

  即使高層主管忙的焦頭爛額,但洄瀾夢土的客房生意依然興隆,但是在工作之馀,所有員工都有點惶惶不安。

  姚經理吞占公款、卷款潛逃,讓飯店的周轉發生困難,大家都在猜,這個月薪水是不是還領得到。

  這種情形,郭經理當然也知道了。

  「大小姐,我們要不要找個時間來開個會?」

  「開什么會?」蓉宇抬起頭,轉了轉脖子的同時,也喝了口咖啡,讓眼神暫時離開報表一下。

  「姚經理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,員工們一定會擔心,不知道自己的工作還穩不穩,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訂個時間,和員工一起開個會,讓他們安心地繼續工作。」沒有員工,飯店是無法繼續營業的。

  「嗯。」蓉宇點點頭,表示贊成,「那么時間就讓你決定吧。」

  「我馬上吩咐助理安排。」郭經理叫來助理,先訂下時間,然后發公文到各處室。

  經過這幾天的努力,蓉宇和郭經理已經把飯店的帳務完全弄清楚,將現金匯齊后,蓉宇也簽了幾張票出去付了部分款項,現在最麻煩的,是要怎么妥善應用手上僅剩的現金,才能穩住飯店的經營。

  兩人又研究了好一會兒,還是沒結論。

  以將近兩千萬的現金,要支付四千多萬的應付款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更何況還有飯店必須支出的費用問題,怎么想都很頭大。而且,無論如何分配,若客戶不肯給他們多一點時間,飯店絕對無法避開跳票、被告的命運。

  蓉宇最不愿意見到的,是飯店被迫停止營業,那樣損失不但更大,而且哥哥的心血也就完了。

  「大小姐,你先休息一下吧。」郭經理知道情況有多惡劣,但也不忍心看她一直煩惱下去,「反正我們一時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,你先到餐廳用餐,順便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,說不定可以想出解決的好方法。」

  從飯店出事開始,她就一直是少吃少眠,再這樣下去,就算是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。

  蓉宇猶豫了下,便點了點頭。

  「也好。」雖然她沒什么食欲,但是讓腦袋放空一下,說不定可以想得更清楚一些。

  「到二樓去吧,那里比較安靜。」郭經理建議。

  「謝謝。」蓉宇將桌上的卷宗收整齊,就起身離開辦公室。

  洄瀾夢士的大廳采挑高建筑,米黃色系的設計以大理石為建筑基底,營造出華麗中帶有質樸的美感,讓人一進就覺得舒適無壓力,一、二樓以回旋樓梯相通,餐廳都設在左方,以一整片落地玻璃相連。一樓是歐式自助餐,另一側則為中式餐廳;二樓則為個人特餐與咖啡部,另一側為大型會議室。

  蓉宇搭電梯下二樓,讓服務生替她安排一個偏靜的位置,然后點了一客輕食義大利面。

  「大小姐請稍待。」服務生恭敬地道。

  「謝謝。」蓉宇點了下頭,又望向窗外。

  不得不承認,她名義上的父親確實是有些生意眼光的,把飯店位置挑得很好,依山傍水,只要從窗外望去,一邊是青綠草皮,一邊則可以遠眺無際的大海,這項優勢,使洄瀾夢士的經營變得容易許多。

  會來到東部的人,多半是想來看看山和海的天然景觀、遠離其它城市的喧囂,而洄瀾夢土本身就具備了這項特色,讓許多來住過的人,都巴不得有機會再來住一次。當然,飯店本身的周全服務,也是一大特色。

  這里有哥哥五年的心血和努力,難道因為別人的貪心,就得全部失去嗎?

  「真巧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  光聽聲音,不必抬起頭,蓉宇就知道是誰了。

  「巧?!」蓉宇沒回頭,卻輕聲哼道:「恐怕是有人刻意制造的吧?」有夠陰魂不散。

  「蓉宇,這次我不想跟你吵架,所以,請你也注意好自己的態度。」高勝華不請自來,還自動在她對面的位置落坐。

  「態度,是因人而異的,面對什么樣的人,我就用什么樣的態度。不過你放心,我絕對比你有風度、有禮貌,起碼我不會因為說不過別人,就野蠻的動手打人。」蓉宇說的,正是她每次必有的反應。

  「你?!」高勝華差點又被惹火。

  「蓉宇,勝華只是來跟你打招呼,你也不需要一見面,說話就夾槍帶棍的吧?」高勝遠接著道,落坐左側。

  「不想弄得彼此不愉快,大可當成陌路人,有些人太多禮了,只會讓人覺得可疑。」蓉宇轉向他。

  「爸花那么多錢讓你受教育,不是讓你只學會和人逞口舌,而是要你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吧?」連高勝志都到了,落坐最后一個空位。

  「我說過,態度是因人而異的。」蓉宇環視三人,視線落在最年長的高勝志臉上。「面對人,我當然講道理,但如果面對是路邊亂吠人的狗,我當然也只好吠回去,免得它聽不懂我的意思。」

  看這種架式,多像三堂會審,蓉宇再笨也知道來者不善。而她的話,讓不請自來的三兄妹都臉色一變。

  「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?!」高勝華質問。

  「那就要看你有多聰明啦!」蓉宇端來水杯,輕啜一口,笑了笑道:「我又不是講古文或者邊疆民族的語言,而是淺顯易懂的中國話耶!如果你這都聽不懂,那恕我格調太低,沒辦法跟你這種保育類民族溝通。」

  「你……可惡!」高勝華脾氣一來,站起來就想打人。

  「勝華,」高勝志及時喝止。「坐下。」

  「大哥,她——」

  「你先不要說話,不然,就先到別桌坐。」高勝志很沉得住氣。

  「好嘛!」想起他們來的目的,高勝華不甘不愿地坐下,撇開臉逕自生悶氣。

  「蓉宇,就算我們只是普通的客人,你也不該用這種態度說話,更何況我們是兄妹。」高勝志教訓地道。

  「噗!」蓉宇當場嗤笑出來,「不要拿那副自以為是長輩的口吻來教訓我,你們跟我,除了很不幸名義上的父親是同一個之外,根本沒有任何關系,我的哥哥只有一個,就是高鵬宇,至于你們,只能算是我倒霉,偏偏跟你們同姓。」她不客氣地道。

  「你簡直目無尊長,一點禮貌都沒有!」高勝遠也被惹毛了。

  「不高興我的態度,你們請便,我可不敢勉強你們留下,但是……」蓉宇再看了他們一  眼。

  「既然你們是有目的而來,就直接開門見山說吧,少來這套有的沒的親戚關系,那只會令人聽得想吐。」

  她或許不曾真正在社會上打滾過,但還不至于看不出這三兄妹根本是別有居心。

  「蓉宇,你真的是愈來愈沒教養了。」高勝志皺眉。

  「抱歉,我的父母也沒教我什么,他們只用吵架做為身教,我當然是有樣學樣。」沒夾帶任何「四聲字」的國罵,他應該要慶幸是她后天氣質修養夠好。

  「你連爸爸都敢批評,鵬宇真的是太縱容你了。」高勝遠非常不以為然。

  「總比兩位的妹妹,見了人只會撒潑,不是罵、就是動手打人來得好。」蓉宇笑笑地回敬。

  「高蓉宇,你說什么?!」高勝華爆怒。

  「別吵了!」高勝志喝止道,然后轉向蓉宇,「如果你想讓洄瀾夢土成為法院的拍賣物,就盡管再用這種態度說話!」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鞍山麻将怎么玩
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 新疆时时2018080177开奖 秒速赛 天津十分开奖走势 qq麻将刷分器 Bet365手机投注 福彩快三捉拿独胆方法大全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大乐透怎么玩 福建福彩混合走势图